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热点推送 > 非洲国家独立后的混合制经济探索

非洲国家独立后的混合制经济探索

文|刘伟才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       图片提供|刘伟才

导读


独立后,部分非洲国家从现实主义出发制定和实施发展政策。这些国家实行了一些计划经济性质的方针和政策,也采用了诸多市场经济的模式和方法并与欧美国家保持密切经济联系,走的是一种混合制经济的道路。但是,坚持从本国现实需要和能力出发选择发展道路和内外政策仍是一条可以明确的基本原则

混合制经济探索中的现实主义

科特迪瓦独立后的混合制经济探索

博茨瓦纳的混合制经济探索

结语

 

独立后,部分非洲国家从现实主义出发制定和实施发展政策。这些国家实行了一些计划经济性质的方针和政策,也采用了诸多市场经济的模式和方法并与欧美国家保持密切经济联系,走的是一种混合制经济的道路。

 

混合制经济探索中的现实主义

走混合制经济道路的非洲国家大多遵循现实主义原则,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国家包括科特迪瓦、博茨瓦纳、马拉维、肯尼亚等。就经济发展本身来说,混合制经济的基本内容是灵活运用计划和市场两种手段,在重视宏观计划、国家投资和国家对特定领域干预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吸收外国资本并鼓励本国私人投资。但是,当时更关键也更复杂的是政治和外交方面的问题。

首先,如何处理与原宗主国的关系?非洲国家独立之初,原宗主国仍能从政治、军事、外交等方面实施威慑,也手握着贷款、援助、农矿产品市场份额等非洲国家发展所亟需的资源。在宗主国仍有力量施加影响、相关非洲国家自身又比较脆弱的情况下,保持与宗主国的良性关系是客观现实的需要。

其次,如何面对南部非洲的反殖民主义和反种族主义斗争?从理论上来说,已独立的非洲国家都公开反对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并愿以不同形式支持反殖民主义和反种族主义斗争,但实际上一些非洲国家并不坚决。一些西非国家对南部非洲的种族主义并不能感同身受,部分人士认为从长远来看黑人最终会“淹没”白人,或可等待种族主义统治“自然消亡”。马拉维作为南部非洲国家之一,长期与南非种族隔离当局保持正式友好关系,以此换取南非的优厚援助以及劳工招募倾斜。

再次,如何在资本主义阵营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并立或对峙中找准自己的位置?总体来说,走混合制经济道路的国家更偏向于资本主义阵营,但这并不妨碍它们与部分社会主义国家保持关系。在相关领导人看来,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计划或市场,实用有效即可,发展的目的也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福祉,而不是为了社会主义或者资本主义。

 

科特迪瓦独立后的混合制经济探索

科特迪瓦1960年独立,首任总统是费利克斯·乌弗埃-博瓦尼(Félix Houphouët-Boigny)。在乌弗埃-博瓦尼统治(1960—1993)的大部分时间里,科特迪瓦被外界称作“非洲奇迹”(an African Miracle)。

乌弗埃-博瓦尼出身酋长家族,在法国殖民统治时期曾行医、担任殖民当局税务官员和法国国民议会议员,但他更重要的身份是种植园主。作为种植园主,博瓦尼深知外国特别是欧美市场的重要性。

在长达30余年的时间里,博瓦尼坚持实用主义和总体包容的政策。世界银行在1967年的一份报告中列出了科特迪瓦经济成功的因素:农业基础好、政治稳定、财政政策合理、对私人投资实施有力刺激、着力利用外国技术与财政援助;科特迪瓦的行政机构也比较有效,人员配置情况较好,外国技术援助在诸多领域特别是规划和财政领域占有突出地位。
科特迪瓦政府支持在经济和行政领域中以非洲人替代欧洲人,但强调不以牺牲效率为代价,它是少有的在独立初期欧洲侨民数量不降反增的非洲国家之一。科特迪瓦政府也支持在经济领域以科特迪瓦人代替其他非洲国家移民,但在经济作物种植和出口势头良好的时期,它也大量吸收其他国家特别是布基纳法索的劳工。

科特迪瓦在农业发展方面的政策值得注意,它讲求实用、灵活和去中央化。科特迪瓦重视创建大型国有种植园,但强调这些国有种植园应与小农生产相联系,外国私人投资也要与国有资本相联系。科特迪瓦政府在农业部下设了一些专注于不同农产品或农业事务的自治性机构,比如负责油棕和椰子生产的油棕发展公司(SODEPALM,Société pour le Développement du Palmier à Huile),它结合了国家资本与私人资本,吸收了国内与国外的专家,在大种植园与小土地两个层面开展活动。

但是,科特迪瓦对农业特别是对经济作物生产与出口的依赖本身包含着脆弱性,乌弗埃-博瓦尼的个人效应也随着他的逝世而逐渐消失,一些在乌弗埃-博瓦尼统治期间不成问题或问题不大的问题——比如大量外源性劳工的存在——在1993年之后逐渐凸显,科特迪瓦的发展由此迭遭冲击。

 

博茨瓦纳的混合制经济探索

博茨瓦纳1966年独立,首任总统是塞内策·卡马(Seretse Khama)。博茨瓦纳因持续的高增长而一度被誉为“非洲成功典范”(an African Success Story)。

卡马是博茨瓦纳最大族群恩瓦托人的直系酋长继承人。由于家族内部复杂关系以及与英国白人女子成婚等事件的影响,卡马一度被剥夺酋长继承权,这导致他后来不得不以“平民”身份踏足政坛。卡马的血统和特殊经历使他成为一个兼具传统与现代双重身份的人,使他可以担当传统主义与现代力量、贵族与平民之间的调和者。利用这种身份,卡马比较好地处理了将部分土地特别是矿业土地纳入政府控制、限制传统势力干预现代政治等方面的问题,为博茨瓦纳的发展和稳定打下了基础。

约80年的殖民统治使博茨瓦纳在诸多方面依赖英国,因此卡马相信博茨瓦纳必须与英国合作。独立前夕,卡马在一次讲话中承诺推进公共官员的本地化,但同时强调殖民时期的白人官员仍需保留。后来,卡马又明确要继续保留和利用殖民时期的行政官员,特别是一些专业性较强的岗位如财政管理、发展计划、外交事务等。面对博茨瓦纳的这种姿态,英国以多种支持相回报,使博茨瓦纳比较顺利地渡过了独立之初的困难。

卡马对白人种族主义深恶痛绝,但被夹在南非和罗得西亚这两个强大的白人种族主义国家之间的地理现实以及在进出口通道、劳工就业、货币、矿业资本与技术等方面对南非的依赖又迫使卡马不得不实行一种以“良心允许”为前提的“睦邻友好”政策。卡马坚持只跟南非白人种族主义当局保持“电话联系”,不正式建交,也不接受南非的官方援助。但是,博茨瓦纳仍然愿意接受南非的援助和私人投资——比如独立之初接受以南非农业部长“私人名义”赠送的12头种牛,再就是大力发展与南非英美公司(Anglo American Corporation)的关系,因为英美公司是博茨瓦纳矿产的主要勘探者以及矿业资本、技术的主要供给者。

在矿业发展过程中,博茨瓦纳强调将矿产土地权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重视以宏观计划中明确矿业发展的地位、原则和推动措施,但同时也非常注重对外部资本的吸收。在至关重要的钻石矿业中,为了保证资金、技术、管理和市场,博茨瓦纳政府在最初阶段接受了在合资公司中只占15%股份的安排。在合资占股这一问题上,博茨瓦纳政府强调不使关键控制权旁落,但也不会不顾实际地追求带有民族主义性质的“国有化”。

以矿业发展为后盾,博茨瓦纳政府首先注目农牧业,并由政府介入,主动谋划、引导和支持制造业发展,先后成立了博茨瓦纳发展公司(Botswana Development Corporation)和博茨瓦纳出口发展与投资局(Botswana Export Development and Investment Authority)等机构,还先后出台了“财政支持政策”(FAP, Financial Assistance Policy)和“工业发展政策”(Industrial Development Policy)等框架政策。

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时,博茨瓦纳已具备了以非洲标准来看较为良好和稳固的经济基础,从独立时的“最贫穷国家之一”转变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

 

结语

走混合制经济道路的非洲国家有一部分在一段时间内获得了比较稳定的发展,极少数国家如科特迪瓦和博茨瓦纳还取得了相对比较好的发展成绩。但混合制本身并不是唯一决定因素,资源条件、发展历史、对外政策、经济事务本身的过程规划和管理等也非常重要,而能否综合考量各方面因素并善加调和利用则还有赖于领导者个人和精英群体的选择。在多方面因素中,有些因素是给定的,有些因素系于特定的形势条件,有些因素则“可遇不可求”,大部分非洲国家实际上并不能“凑齐”所有的因素条件,所以也难以真正有效地借鉴“成功者”的经验。但是,坚持从本国现实需要和能力出发选择发展道路和内外政策仍是一条可以明确的基本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