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联合国粮农组织:南南合作-中国方案不断…

联合国粮农组织:南南合作-中国方案不断深入

  导 读 

2018年又有十余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向联合国粮农组织递交概念书,表达了参与中国南南合作的强烈意愿,其中包括不少新的国家和地区

● 中国农业南南合作获丰硕成果

● 农业南南合作遇新挑战

● 中国农业南南合作迎新机遇

对于南南合作来说,2019年将是重要又不平凡的一年。40年前,为推动全球南南合作,联合国大会在阿根廷通过了《布宜诺斯艾利斯行动方案》。为纪念该方案通过40周年,2019年3月,第二届联合国南南合作高级别会议将在阿根廷举办,南南合作将迎来新的机遇。

中国农业南南合作获丰硕成果

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

“粮食安全特别计划(SPFS)”,在1996年的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上获得通过,旨在帮助低收入缺粮国家发展农业,确保粮食安全,南南合作正是实施该计划的主要途径。中国是最早参与SPFS框架下试点的15个国家之一,其成功经验成为当初15个试点国的典范,时任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曾邀请并亲自率领多国农业部长两次赴中国试点实地考察,推动在SPFS框架下的南南合作。中国也是第一个与联合国粮农组织建立南南合作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2008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高级别会议上表示,中国向联合国粮农组织捐款3000万美元设立信托基金,支持粮农组织开展南南合作,以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农业生产能力。2014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联合国粮农组织总部,宣布向粮农组织增捐5000万美元,进一步加强中国与粮农组织的合作,帮助发展中国家改善粮食安全,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中国作为南南合作的积极参与者和支持者,不仅贡献了中国技术和中国方案,而且提供资金支持,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也促使粮农组织成为联合国系统内南南合作的引领者。

农业技术惠及37国,中国方案活力四射。自1996年以来,中国农业技术已经惠及非洲、亚太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37个发展中国家。在中国方案的指导下,这些国家在种植业、畜牧业、水产养殖、产后处理和食品加工、农业机械化、农业贸易与投资等领域的能力显著提升,粮食安全得到显著加强。到目前为止,中方已派出1000多名长期农业专家和技术人员,为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部门、科研机构和农民提供了技术援助、资金支持和发展方案,三百多万人直接受益。此外,为了更好地分享知识和经验,中方还组织了超过50个来华能力建设培训班和研讨会,为500余名发展中国家高级官员和专家提供理论和实践指导。联合国粮农组织见证了中国从一个受援国向最重要的南南合作伙伴和贡献国的转变。

14个国别项目成功实施,东道国生产水平显著提升。自中国-联合国粮农组织南南合作信托基金建立10年来,中国已成功实施了14个国别项目,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塞俄比亚、利比里亚、马拉维、马里、蒙古(一期和二期)、纳米比亚、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塞拉利昂、乌干达(一期和二期)、斯里兰卡和马达加斯加。受援的东道国从农业管理人员到田间劳作的农民,都对中国农业专家和技术人员给予高度肯定。在乌干达开展项目6年来,杂交水稻种植规模和单产均大幅上升。据当地的农业技术人员反映,农民种植本国水稻品种每英亩约收获2000公斤,可加工成1000公斤大米;而应用中国技术栽种中国水稻,每英亩可以生产4000公斤水稻并加工成2750公斤的大米。通过蒙古项目引入的蔬菜品种已成为该国餐桌上的主要菜品,且都以中国品名命名,深受广大消费者欢迎。

发展中国家迅速成长,中国国际担当逐步显现。在中国方案的引领下,受援的东道国粮食产量显著提升,农民收入大幅增加,农业结构有所改善,产业链条得以延伸,农业管理水平得到优化,技术人员能力明显增强,农产品贸易往来和商务交流迅速拓展。中国向世界证明,中国农业生产技术体系可以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粮食安全解决方案,这兑现了中国政府的国际承诺,体现了中国国际担当,同时创新了中国参与国际发展合作的模式,提升了中国各层级部门和机构参与农业国际合作的能力,也为中国培养了一批国际化农业专家和技术人员。

农业南南合作遇新挑战

随着申请项目不断增加,中国方案不断深入,农业南南合作也面临各种挑战。

粮农组织资源筹措待加强,宣传力度需提高。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农业国际合作多边组织,粮农组织有着强大的筹资能力,但是在执行南南合作项目时,粮农组织有时难以发挥出这样的优势,尤其是在一些兑现承诺能力比较弱的国家,粮农组织国家办公室也未能为项目实施筹集其他资金支持。随着南南合作项目的不断增加,粮农组织应充分利用其自身平台优势,积极参与国际多边论坛,通过组织边会、交流会或者是海报展示等方式在国际社会宣传农业南南合作,以吸引更多的援助体参与该行动计划。

东道国要求多元化,中方专家储备待提升。近年来,东道国的农业发展需求越来越多样化和系统化,这也对中国专家提出更高的要求,他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提供多个领域的农业技术专家,并对当地产业发展提供指导。随着合作的不断深入,一些东道国已不满足于提高产量和生产力,而转向产业链的开发,农产品附加值的提升,一些东道国则需要更高水平的农业科技合作,但目前参与南南合作的中国专家和技术员主要来自于农业技术推广部门,具有丰富的生产经验,但对农业产业化和产业链发展的经验和知识有待提升。再者,随着合作领域的持续扩展和项目数量的不断增加,对专家的需求也在增长,中方急需丰富专家库,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东道国内部协调待改进,地方参与积极性需调动。南南合作虽然非常重视东道国政府的承诺,各个国家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合作意愿,但项目的三方协议是由东道国农业部门参与签署,项目执行单位又是由东道国地方农业部门具体负责。由于东道国内部缺乏有效的自上而下的项目传达机制,地方农业部门有时并不是很清楚项目的真正意图以及对其工作投入的要求,因此,一些地方对于专家到来并没有提前做好配合工作的准备,如需要由地方部门提供住宿、工作伙伴和交通等工作条件。

中国农业南南合作迎新机遇

在全球致力于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背景下,即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第二届南南合作高级别会议,必将为农业南南合作提供新思路。此外,已召开的全球农业南南合作高层论坛,新成立的联合国粮农组织南南合作办公室,以及一批新增的项目申请,对中国农业南南合作来说都是新机遇。

高层论坛指明方向,《长沙宣言》展望未来。在刚刚结束的以“2030

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全球农业南南合作的新机遇”为主题的全球农业南南合作高层论坛上,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格拉齐亚诺用“坚如磐石”形容中国在全球抗击饥饿与贫困中的领导力,对中国作为粮农组织南南合作的最大贡献者所发挥的开拓性作用给予高度赞扬,并表达了对中国-粮农组织南南合作三期信托基金的期待。各国部长和各国际组织的负责人在《长沙宣言》中集体承诺,共同推动农业农村发展领域的南南合作和三方合作,深化多双边全面战略性南南合作伙伴关系。他们表示,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将南南合作纳入政策、规划与战略重要内容;加强南南合作与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全球战略倡议之间协同增效;通过南南合作推广最佳实践和方案分享;加强南南合作互联互通和全球伙伴关系促进可持续发展;通过联合国加强南南合作;加大资金支持和投入以支持南南合作关系。

成员国高度重视,南南合作办公室新成立。在2017年年底刚刚结束的联合国粮农组织理事会上,成员国一致同意成立专门的粮农组织南南合作办公室,进一步提升南南合作,使南南合作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发挥更大的作用和影响力。如何把握这一机遇,选择更适合的项目,最佳解决东道国诉求,更有效开展三方合作,提高项目执行的效率是中国农业南南合作今后的关切。

新项目络绎不绝,领域更广国家更多。2018年以来,又有十余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向联合国粮农组织递交概念书,表达了参与中国南南合作、接受中国农业技术指导的强烈意愿。除传统的非洲国家外,增加了不少新的国家和地区,包括中东、东欧、中亚和拉美等地区的国家,还有刚与中国建交的圣多美普林西比等。除了传统的种养殖和加工业等,新申请的项目还涉及蓝色海洋,生态农业、地理空间信息和气候变化等不少新领域。新的项目申请正是对中国-联合国粮农组织信托基金和中国方案的认可,也为进一步拓展并提升南南合作带来了新机遇。中国农业南南合作将充分利用中国农业技术的优势,力助东道国提高农业生产力和生产率,惠及更多的发展中国家。


文  | 梁晓 王锦标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南南合作办公室

编辑 | 杨海霞

设计 | 姜灵枝

2018年又有十余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向联合国粮农组织递交概念书,表达了参与中国南南合作的强烈意愿,其中包括不少新的国家和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