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重庆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专访重庆市…

重庆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专访重庆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 赵宝权


重庆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专访重庆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  赵宝

文|本刊记者  杨海霞

  导 读 

突破通道短板,发展通道经济,重庆通过汇聚西部地区和全球要素资源,融入更大范围的产业和供应链条

● 开发开放的新机遇

发挥引领作用

挑战:合作机制与信息沟通

西部陆海新通道最早发端于重庆与新加坡共同推动的南向通道铁海联运通道项目;此后该项目的内涵外延被不断扩展,2018年11月南向通道被正式命名为“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8月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正式赋予了重庆重要功能定位。
为此,《中国投资》就重庆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中所面临的重大机遇与挑战,对重庆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赵宝权进行了专访。


⬆2019年4月13日,由重庆首发的中新互联互通项目“陆海新通道”印度专列在广西钦州港进行集装箱转运作业。(CFP)

开发开放的新机遇

《中国投资》:此次规划中,重庆是怎样看待西部陆海新通道所带来的重大机遇的?

赵宝权:近日,根据国务院批复,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了《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赋予了重庆重要功能定位,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重要讲话精神,加快推动重庆开发开放,带来前所未有的重大发展机遇。

一是有利于重庆整合各方资源,更好发挥“三个作用”。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要求重庆努力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在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规划》明确提出,充分发挥重庆位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交汇点的区位优势,建设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加强省际协商合作,支持重庆市牵头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协调解决西部陆海新通道区域合作有关事项。以此为契机,将推动重庆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发挥在沿线区域带动作用,整合各方资源,统筹推进沿线区域合作和通道运行,不断为西部内陆开发开放注入新活力,更好推动共建“一带一路”走深走实。

二是有利于重庆发挥区位优势,加快内陆开放高地建设进程。《规划》提出加强通道建设顶层设计,研究完善总体方案,协调推动国际合作,解决交通运输制约、产业支撑缺乏、通关便利化有待提升等突出问题,推动形成区域协调发展和对外开放新格局。规划的3条主通道有2条连接重庆,对缓解重庆交通制约至关重要。《规划》明确支持重庆建设内陆口岸高地和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提升国际物流集散、存储、分拨、转运等功能。要求进一步发挥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作用,加强与周边国家协商合作,持续放宽外资准入,改善外商投资环境,带动相关国家共建共享西部陆海新通道,提升我国西部地区与东亚及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

三是有利于重庆突破出境通道短板,推进交通基础设施上新台阶。出境通道尤其是铁路通道能力不足是制约重庆外向型经济发展的一大瓶颈。《规划》明确加快推进铁路建设,打造重庆至北部湾出海口大能力铁路运输通道,实施渝怀铁路增建二线等项目建设,研究建设重庆至贵阳铁路等项目,畅通能力紧张“卡脖子”路段;完善公路运输网络,加快推进G75渝黔扩能,升级G93重庆至遂宁段等;提升综合交通枢纽功能,推进重庆团结村集装箱中心站、重庆鱼嘴铁路货运站升级改造,加快重庆铁路枢纽东环线建设。这些项目的实施都需要国家层面的支持。《规划》发布后,这些项目落地实施进度将显著加快,对提升重庆交通基础设施水平是一个重大利好。

四是有利于重庆全面提升物流降本增效水平,加快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内陆相对于沿海,最大的制约是物流成本。《规划》要求优化铁路班列服务,织密航运服务网络,开行重庆至北部湾港口的高频次班列直达线,开行至越南沿海港口的直达航线,加强与中欧班列、长江航运衔接,扩大通道辐射范围。推动通关便利化,深入推进通关改革,强化国际通关合作,推进跨境运输便利化,推进多式联运“一单制”,健全运输技术标准规范体系。《规划》还提出加强通道两端物流枢纽建设,支持重庆建设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提升国际物流集散、存储、分拨、转运等功能。加上去年底出台的《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已明确在重庆规划建设陆港型、港口型、空港型、生产服务业型、商贸服务型5大类型的国家物流枢纽。这些措施都将从顶层设计上推动重庆物流降本增效,对于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提出的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的重要指示精神具有深远意义。

五是有利于重庆加快发展通道经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规划》提出打造高品质陆港经济区,完善重庆等铁路口岸通关设施,建设重庆高新区等枢纽经济,加快发展航运经济,强化重庆港航运和资源集聚功能,推进重庆临空经济示范区建设。依托开放通道和开放平台,重庆通过汇聚西部地区和全球要素资源,融入更大范围的产业和供应链条,巩固提升汽车、电子等支柱产业,培育壮大物联网、生物医药、集成电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做优做强金融、物流、会展等现代服务业,推动新旧动能转换,促进区域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加快形成市场竞争力强、可持续的现代产业体系,打造高品质陆海联动经济走廊。

发挥引领作用

《中国投资》:重庆的引领和枢纽的作用是如何发挥的?

赵宝权:一是共建机制逐步完善。重庆积极发挥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作用,通过多种形式加强与西部省区沟通衔接,已与9省区市签署了合作共建协议。牵头召开了西部陆海新通道西部省区市共建工作推进会议。先后在新加坡、越南、中国香港等地设立国际货物集散中心。与贵州、甘肃合资建立了平台公司。筹划成立陆海新通道运营中心有限公司,研究统筹整合沿线物流资源,提升通道运行效率。

二是通道格局显著优化。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已形成国际铁海联运、跨境公路运输和国际铁路联运三种运输模式,并不断向东盟国家延伸,通达新加坡等90个国家、190个港口。陇渝、陇桂、黔桂、青渝桂等班列相继开行,与中欧班列(重庆)实现有机联接,形成“一带一路”经中国西部地区的完整环线。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开行以来,截至今年7月底,重庆与广西北部湾之间双向发出1183列班车,外贸货值累计6.3亿美元,内贸货值30亿元;重庆东盟公路班车首次运营以来,共计发车1460车次,总货值11.98亿元。

三是通道功能逐步提升。加快建设跨区域国际铁海联运信息平台,推动铁路、港口、船公司、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信息交互,推进与新加坡“单一窗口”互联互通。搭建西部陆海新通道外贸服务平台,发展通道贸易。发展整车、肉类、冻品运输,丰富运输产品。探索跨境和外币境内便捷网上支付模式,提供更多通道金融服务产品,提升金融服务功能。重庆推动的《国际货运代理铁路联运作业规范》已向国家标准委报批。探索开具多批次西部陆海新通道国际铁海联运提单,取得初步成效。

四是基础设施加快建设。渝昆高铁近期将全线开工,渝贵高铁、黔江至吉首、涪陵至柳州铁路已启动项目前期工作,渝怀铁路涪怀二线正在加快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铁路起点–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1-7月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6亿元,同比增长73%;签订协议12个,协议投资总额128.5亿元;新增企业数574家。西部陆海新通道公路起点–大型公路货站南彭贸易物流基地1-7月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1亿元、销售收入247亿元、税收4亿元。

五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相关开放平台和国际合作平台加快发展。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取得良好进展,截至今年7月底,已累计签约合作项目169个,总金额逾263亿美元,覆盖金融、航空、交通物流和通信合作领域。第二届中国西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成功举办,来自95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家世界500强企业2000余家跨国公司和大型企业参加会议,签约项目271个,签约总额5497.8亿元。


⬆2019年6月26日,重庆,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万州火车站,整装待发的“陆海新通道”万州班列。(CFP)

挑战:合作机制与信息沟通

《中国投资》:在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的过程中,还面临哪些挑战?

赵宝权:虽然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进展迅速,但也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主要体现在:一是合作机制亟需完善,国际合作机制需进一步加强,国际次区域合作尚有待加强;沿线省市区合作水平有待提升,物流通道缺乏统一的运营平台。
二是信息孤岛现象突出,尚未形成统一的跨区域的物流信息平台。
三是设施保障能力亟需增强,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存在短板,通关效率有待优化。

《中国投资》:针对这些问题,还需要做哪些工作?

赵宝权:一是加强顶层设计推动。结合重庆实际,研究制定落实《规划》的实施方案。为充分发挥重庆作为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的作用,在西部陆海新通道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国际合作协商机制指导下,由重庆牵头建立西部陆海新通道省际联席会议制度,推动协商解决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发展过程中的区域合作重大事项。

二是加快通道和物流设施建设。打造重庆-北部湾出海口大能力铁路运输通道,推进渝怀铁路增建二线等项目,研究建设重庆至贵阳铁路等项目,加快推进G75渝黔、G93重庆至遂宁升级等项目。推进重庆团结村集装箱中心站、重庆鱼嘴铁路货运站、重庆铁路枢纽东环线等交通枢纽重点项目建设。强化通道两端物流枢纽建设,尽快出台《重庆市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方案》,加快建设陆港型、港口型、空港型、生产服务型、商贸服务型5大类主辅联动的国家物流枢纽网络体系,重点推进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重庆南彭贸易物流基地建设。

三是优化物流组织服务模式。优化和拓展国际铁海联运、跨境公路运输和国际铁路联运等三种主要物流组织形式,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与中欧班列(重庆)和长江黄金水道一体建设。依托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加快建设通道公共信息平台。推进通关和跨境运输便利化。在已经成功推进铁路提单物权化创新基础上,扩大铁路提单信用证使用规模和范围,推动多式联运提单信用证标准化和提单融资、结算便利化。培育壮大多式联运经营人,鼓励大型运输企业参与通道建设运营,筹建陆海新通道运营中心有限公司。发展特色冷链物流。打造现代制造业物流,面向东南亚市场,开展跨国跨地区生产物流组织,拓展覆盖制造业全产业链的物流服务。发展大宗商品贸易和物流平台。加快推进跨境电子商务,建设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

四是培育发展通道经济。引导沿线生产要素和东部地区产业向包括重庆在内的通道沿线地区有序转移,发展一批特色产业集聚区,培育一批核心竞争力强的企业集团,打造一批具有国际影响的新兴产业集群,研究开展跨境国际合作区建设。推进强化重庆港等航运和资源集聚功能,提高航运经济发展水平。加快建设重庆高新区陆港经济区、重庆临空经济示范区。

五是积极拓展国际市场。发挥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效应,加大开放合作力度,吸引和带动其他国家和地区、企业等共同参与通道建设。进一步扩大开放,鼓励引导外商以多种方式参与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推进国际技术交流合作。继续用好开放合作平台,扩大中国西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国际影响力。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国家分拨集散中心、海外仓建设。依托中国—东盟信息港,建设沿线国家和区域国际数据通道,与重庆运营组织中心协同合作,促进信息资源互联互通和共享共用。



文  | 杨海霞

编辑  | 杨海霞

设计  | 孙子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