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如何应对橡胶产业困境 ——专访云南农垦…

如何应对橡胶产业困境 ——专访云南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 、云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思军


如何应对橡胶产业困境
——专访云南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 、云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思军

文|本刊记者  杨海霞  刘建云


  导 读 

价格低迷企业承压,胶农收入下降,天然橡胶产业面临考验。如何保障天然橡胶产业安全?

● 自给率不足20% 国内保障须加强

走出去环境有待改善

“期货+保险”或可助胶农与企业脱困

自给率不足20% 国内保障须加强

《中国投资》:天然橡胶作为一种战略资源,对国民经济意义重大。在种植领域,相比东南亚国家,我国并不具有优势。如何突破这种劣势,来提高天然橡胶的国内保障能力?

李思军:天然橡胶与煤炭、钢铁、石油并列为四大工业原料,在军事、航空航天、汽车制造、医疗、装备制造等重要领域中广泛应用,是国家重要的战略物资。新中国成立之初,为打破国际对我国天然橡胶的封锁禁运,我国决定从1952年至1957年,以最大速度在广东、广西、云南、福建、四川5个省区共种植巴西橡胶树770万亩。由此,在云南诞生了以屯垦戍边、建立我国天然橡胶生产基地的云南农垦。

云南具有全国最佳的植胶环境条件和土地资源,发展天然橡胶产业,持续稳步提高天然橡胶生产量,对我国在复杂多变的国际贸易环境中,平抑国际天然橡胶市场价格,保障国家战略物资储备供应,确保国防和经济安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战略意义。

目前,我国天然橡胶的自给率不足20%,已突破了最基本的国家安全物资战略储备保障线。据统计,2018年全国天然橡胶消费量达560万吨,为世界第一大橡胶消费国和进口国,同时也是世界第一大轮胎生产和出口国。然而同年国内天然橡胶产量仅80万吨左右。
为保障国内橡胶生产,云南农垦主要做法包括:

提升现有胶园的生产管理。巩固提升持续抓好西盟公司、孟连公司、云橡投资公司胶园的管护、生产管理,提高胶林质量和产量,提高单位林地的产出。创新胶园更新投资模式,逐步改变当前胶园建设全部由公司投资的投资模式,农户岗位承包生产的管理模式,采取“公司+农户”的合作模式共同投资建设更新胶园,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提高胶农的生产积极性,避免割胶生产的短视行为,有利于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整合省内胶林资源,打造优质示范胶园。云胶集团将利用民营胶林业主出售的意愿,在植胶区的核心区并购5-10万亩优质橡胶林木资源,打造建设示范胶园,争取国家政策性资金支持。

⬆郁郁葱葱的西盟橡胶公司橡胶园

积极参与云南省农垦改革,整合农垦橡胶资源。云南省的优质橡胶林木资源主要集中在农垦系统,结合省委省政府正在推进的“垦区集团化、农场企业化”的改革要求,寻求垦地双方的合作(参股或控股),实现橡胶产业链前后端深度融合和互利共赢,力争在2021年掌控云南省农垦系统80%以上的橡胶林木资源,为实现经营掌控全省80%的橡胶资源目标创条件,夯基础。

积极参加上海期货交易所橡胶“期货+保险”的产业扶贫试点,稳定掌控橡胶加工原料。当前,期货公司、保险公司和地方政府(农场管委会)正在积极推进天然橡胶“期货+保险”的扶贫模式试点工作,通过价格保险模式,确保胶农收入稳定,促进胶农的生产积极性,保持橡胶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投资》:云南农垦在增加国内生产能力的过程中,有哪些困难和挑战?

李思军:一是机械化程度低,劳动力成本高。天然橡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其生产成本主要是割胶人工成本。近年来,我国劳动力价格快速上升,天然橡胶生产成本已明显高于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等主产国,产业竞争力下降。当前,仅割胶和扶管人工成本已达到约1万元/吨,随着我国劳动力数量进入拐点,人工成本仍将上涨,如不提高割胶劳动生产率或改变生产模式,谁来割胶的问题将更加严重。

二是天然橡胶市场价格持续低迷,产业发展面临严峻考验。2011年3月以后,受欧债危机及美元持续走强的影响,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挫,加上天然橡胶供求矛盾加剧,国际天然橡胶市场价格以年均20%以上的速度持续下跌且长期低位徘徊。当前,国内橡胶产业面临全面大幅亏损的局面,胶农收入大幅下降,日常生活举步维艰。在此情况下,胶园弃割弃管现象严重,改种苗头初现,天然橡胶产业面临严峻考验。
三是胶园基础设施差,抗风险能力弱。天然橡胶主产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基础设施投入不足,国家对天然橡胶的生产投入有限,导致大部分胶园的水土保持、林间道路、防护工程及其他配套工程等基础设施建设长期滞后。由于比较效益低,大部分老胶园和低产胶园不能及时更新改造,病虫害不能及时预防,自然灾害和病虫危害发生频繁。

走出去环境有待改善

《中国投资》:我国天然橡胶进口依赖于东盟,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越南是我国天然橡胶主要进口国。近年来,橡胶企业走出去,通过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在提高我国对橡胶资源的保障能力方面是否起到了作用?还有哪些问题?

李思军:我国天然橡胶进口依赖于东盟,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越南是我国天然橡胶主要进口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可以确保国家天然橡胶这一战略物资的供应安全。其中泰国、越南的进口量逐年增加,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略有减少,但仍占很大比重。为保障我国战略物资稳定,应采取天然橡胶进口来源多元化的策略。不仅要积极构建与东盟国家良好的地缘政治格局,发挥技术、资金和市场优势,加强与东盟国家合作关系;同时也要积极扩大进口来源,寻求多元化供给。

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
一是天然橡胶产业“走出去”规模小、层次不高。尽管近年来云南省天然橡胶产业“走出去”初具规模,但仍存在“走出去”规模小、层次不高等突出问题。

二是投资区域集中、投资风险大。云南省天然橡胶“走出去”仍以租地种植橡胶为主,缺乏收购、兼并、重组等现代资本运作投资方式;

投资重点在成本和风险最高的种植环节,加工环节投资不足,国际物流、贸易环节的投资更缺乏;投资区域过于集中在社会稳定性较差、政策约束性不强的老挝、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投资风险较大。

三是产品返销中国的指标数量有限,远远满足不了企业生产的量。例如云垦云橡每年生产的产品达到4万多吨,但是进口免税指标才1.6万多吨。大量的产品只能在当地进行销售,增大了企业的经营成本和压力。

《中国投资》:云胶集团在老挝和缅甸拥有替代种植橡胶林11万亩,能否介绍一下与老挝的合作?具体有哪些经验?

李思军:云垦云橡公司在“金三角”地区老北、缅北传统罂粟种植区开展罂粟替代种植,先后投资5亿元,在老挝南塔、沙耶武里等4省10县21个基地种植橡胶13万亩,建立优良种苗基地2000亩,辐射带动当地村民种植胶林50万亩;拥有制胶厂4座,年产能10万吨。

我们走进老挝13年来,从当初的摸爬滚打到现在的跨步腾越,实现了“走出去、走得好、走得实、走得稳、走得快”,成为在老挝投资合作中国农业企业的领军企业。

主要经验是秉承合作、共享的发展理念,积极努力帮助老挝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减少罂粟种植面积、人民脱贫解困。
一是竭力增加当地烟农收入,使其摆脱对罂粟种植的依赖。二是竭力支持和配合当地政府开展禁吸戒毒工作。三是竭力支持当地政府发展社会公益事业。四是竭力发挥示范项目的表率作用。

10多年来,我们带动区域内老百姓发展橡胶2581户,搬到基地180户,吸引了大批当地村民来参与本项目橡胶种植开发,大幅改善了当地生产生活水平,实现长期、稳定的正当经济收入,得到了老挝中央政府及当地政府的充分肯定。

《中国投资》:东南亚国家有其自身特点,在老挝的合作中,有哪些困难与问题?

李思军:与老挝的合作中最突出的问题如下:

一是融资难及成本偏高,难以支撑境外发展需求。云垦云橡公司作为云南农垦集团海外投资平台,发展时间有限,积累不足。资金紧缺严重影响了公司在老挝的发展。在股权合作、并购和托管老挝橡胶企业,发挥引领示范作用中,云垦云橡公司虽用心用力运作,但受融资难和成本偏高的影响,不能很好地解决境外中资农业企业需求。

二是橡胶进口配额指标不足,企业发展缺乏支撑。随着老挝天然橡胶产量的提高和云垦云橡公司自有胶林开割面积的增加,云垦云橡公司产量提升速度加快,而进口配额指标不到产能的15%,远远不能满足发展需要。

三是通关不畅,增大企业资金压力和市场风险。中老中缅边境地区目前尚无货物仓储保税区,替代项下产品返销批文下发时间与企业的生产时间不能及时衔接,产品长时间积压在境外不能及时返销,通关不畅,增加了公司仓储压力和市场风险。

四是劳动力短缺.橡胶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尤其是割胶环节需要大量劳动力。老挝文化教育落后,特别是农村人口受教育程度低、工作纪律性差、缺乏劳动技能,严重制约着橡胶产业的发展。且老挝人口少,政府对外籍劳务使用又诸多限制,老挝《投资法》规定境外企业允许使用外国劳务的比例为脑力劳动者不超过员工总数的20%;体力劳动者不超过员工总数的15%。用工难成为橡胶企业面临的普遍问题。

五是老挝橡胶企业点多面广、参差不齐,管理不规范,环保压力大。由于老挝政府对全国橡胶加工厂建设没有统一规划,企业过度追求自身利益,到处建设橡胶加工厂,老挝橡胶原料市场将出现恶性竞争态势,对企业的发展很不利。

六是政策变动快。境外企业要遵守老挝的相关法律以及税收政策,遵守老挝地方政府的相关规定;但老挝国家地方政府随意出台地方政策,对企业乱收费现象近年来愈演愈烈,特别是税收方面,给企业发展带来困难。

⬆云胶集团境外企业制胶厂生产车间

“期货+保险”或可助胶农与企业脱困

《中国投资》:目前胶价低迷,国内橡胶产业面临全面大幅亏损的局面,未来会否有所改善?您对未来橡胶产业的前景如何看?

李思军:据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对天然橡胶的需求将长期保持增长态势,预计2019年全国橡胶消费量将超过500万吨。
产量方面,预计到2020年,云南全省投产面积可达650万亩,总产量有50%以上的提升空间,达产后总产量可达到70万吨以上。通过进一步加强基地建设,提高橡胶管、养、割等综合生产管理水平,全省橡胶单产水平还能提高5%以上,可增加产量5万吨以上,全省橡胶总产量可达到75万吨以上。通过研发生产橡胶精深加工制品,加强橡胶木材、橡胶籽油,从制胶废水中提取白坚木皮醇用作制药产业中重要的分子偶合剂等副产品综合利用开发,可实现橡胶产业产值成倍增长。

当前,受上一轮胶价高峰期天胶种植面积大规模扩大后2016-2019胶园陆续进入高产期,下游消费连续低迷,国内库存高企影响,行业和企业也面临着诸多的困难。

长期看,天然橡胶作为国家重要的战略物资,其市场前景乐观。一是国家加强产业扶持力度,以确保胶农砍树行为减少;二是大力推行“期货+保险”,以保证胶农与企业渡过难关;三是规范期货市场、完善监管制度、加强监管力度、加大处罚力度,杜绝资金的恶意炒作,真正发挥期货市场本来的定价属性,使其农产品、工业品与金融属性得到理性的平衡,而非目前金融属性占主导地位,反射到现货市场,从而伤害产业的健康发展。

《中国投资》:您提到“期货+保险”,可以帮助胶农与企业渡过难关。对于最近推出的20号胶期货产品,您认为可以解决产业发展中的什么问题?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李思军:我们过去十多年来在老挝建立了老挝云橡种植和加工基地,并建立了20号胶的生产线。对于最近推出的20号胶期货产品,正好可以解决云南农垦在产业发展中对于老挝基地生产的20号胶的套期保值交易,通过20号胶期货市场进行贸易及库存保值,进行仓单质押和仓单融资等,通过套期保值的方法来管理库存、对冲成本上涨等的风险。从而控制海外资源的价格波动风险。

对国内橡胶产业链下游轮胎企业而言,20号胶期货的推出也为市场提供了更多的参与机会。由于20号胶是下游轮胎厂主要使用的类型,因此20号的上市将会给下游轮胎厂提供一个非常好的套保途径。

在20号标准胶期货推出前后,云南农垦未雨绸缪、积极应对,采取行动,加强云南农垦在中国乃至全球市场的主动权。云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在上海设立子公司,将集团公司的橡胶贸易、投资、套期保值交易等前端与上海先进的信息流、资金流和投资理念相结合,市场和销售端前移,以获取对市场快速、有效的反应。
在青岛和新加坡设立了子公司积极从事全球橡胶贸易,更有效的融入和把控全球天胶贸易市场。

云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还将与上海期货交易所配合,实施“期货+保险”战略,将试点项目的橡胶原料集中到公司进行生产加工,公司按要求提供合作户的橡胶原料数量,将期货+保险的产业扶贫项目做细做实。通过橡胶“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的实施,使参保胶农的利益获得根本性保障,防范天然橡胶市场价格下跌风险,稳定、提高橡胶种植户生产收益,促进天然橡胶产业健康发展的目的。



文  | 杨海霞 刘建云

编辑  | 杨海霞

设计  | 孙子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