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我的能力在江洲农业得到了 全方位的锻…

“我的能力在江洲农业得到了 全方位的锻炼和提升”——专访江洲农业万博农场安方经理西蒙·恩佐里(Simão Nzori)


封面
文章

希望的田野
安哥拉江洲农业万博农场 
● 在安哥拉希望的田野上——专访江苏江洲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晋林  / 唐溪源

● 安哥拉是一片期待农业投资的热土——专访万博省希戈拉·绍洛安加市市长何塞·曼努埃尔·多斯桑托斯(José Manuel Dos Santos)   / 唐溪源  谷林丽

● “我的能力在江洲农业得到了全方位的锻炼和提升”——专访江洲农业万博农场安方经理西蒙·恩佐里(Simão Nzori)   / 谷林丽  唐溪源

●  希望的田野上盛开着公益之花——专访安哥拉泰州希望小学校长萨比诺·西蒙·巴胡(Sabino Simão Bahú)、沙希达姆社区医院院长路易斯·桑多琳娜·豪尔赫(Luis Sandolina Jorge)   / 谷林丽  唐溪源

● 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江洲农业安哥拉万博农场发展启示   / 唐溪源
●  市场化、科学化、本土化的中非农业合作之路——安哥拉万博农场的成功密码   / 李智彪

文|谷林丽  特约采访人、江苏江洲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唐溪源  本刊研究部、外交学院          图片提供|江苏江洲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导读

“以前我只是做单一的工作,现在要管理农场的一百多名当地员工,这也是不小的挑战。我还要处理各种涉外关系,上至省政府下至村长酋长等等,这对我来说都是很好的锻炼。农场还有很多商务接待,因此各种商务礼仪和接待安排,我现在也是非常了解。可以说,我的能力在江洲农业得到了全方位的锻炼和提升。”

 



⬆ 西蒙·恩佐里(Simão Nzori)
一位安哥拉青年,通晓中文的他,曾经在中国做过生意,又在本格拉的中资企业做过翻译。后经人介绍,西蒙来到了江洲农业工作,从万博农场的翻译逐步成长为农场安方经理,成为了一名通语言、懂技术、善管理的复合型人才。

 

   《中国投资》:能否请您介绍一下农场当前雇佣当地员工的基本情况?

西蒙·恩佐里:农场现在雇佣了将近200多名当地工人,主要工种有机修工、机械操作手和普通工人,对于普通工人仅需进行简单的培训,加之他们本身就是农民,在农场里面干农活非常得心应手。对于机修工和操作手,农场的技术人员会在他们进入公司的时候进行考核,考核完成之后,会采用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提升他们的技能。

 

 《中国投资》:当地员工的薪资待遇水平如何?在当地属于什么收入水平?

西蒙·恩佐里:当地员工的薪资待遇有高有低,对于普通工人来说,一个月工资35000(约人民币400元)宽扎左右,而技术工人的工资则根据其技能水平决定,具体的话可以从50000-100000宽扎,甚至更高。

 
⬆ 左起:江洲农业董事长朱晋林、万博省副省长莱昂纳多·萨帕洛(Leonardo Sapalo)、中国驻安大使龚涛、黑龙江农科院院长李文华,参加马铃薯种植技术培训班开班典礼

《中国投资》:您入职江州农业前后的经历是怎样的?

西蒙·恩佐里:在进入江洲农业之前,我主要是在本格拉的一个中国公司里面做翻译。因为我以前去中国做过生意,所以会讲中文。当时在本格拉一个房建项目的会议上,我认识了江洲农业公司的一位领导,他见我会说中文,因此便留了联系方式。后来公司开发万博农场没有翻译,他便给我打电话,邀请我来公司工作,所以我就来了。

 

《中国投资》:当地员工到江洲农业工作后的职业发展前景和晋升道路如何?

西蒙·恩佐里:以我个人为例,我是从翻译岗位晋升到农场经理的,前期主要是协助中国人进行语言沟通,到后期晋升到经理岗位之后,负责现场工作的协调,公共关系的处理。迄今,负责公司的安保、公共关系、对内协调等各项工作,可以说是实现了从单一岗位到综合管理岗位的晋升和转变,当然薪水也翻倍了。

对于普通员工,公司也会根据个人能力进行培养。例如农场现有的机修工人,前期只是一位在农场协助更换轮胎的工人,在长期协助中国机修人员工作的过程中,其多次表述其对汽修工作的兴趣。经过观察后,农场机修人员决定培养他,到如今他已经是一位成熟的机修工人,已经可以独立作业。

《中国投资》:安方员工在中国企业感受到了怎样的企业文化和文化差异?

西蒙·恩佐里:说实话,我感觉到文化差异还挺大的,饮食习惯这些我就不赘述了,毕竟不同的国家、地区的主要食材不一样,其他还是有很多差异的,尤其突出的一点体现在对劳动和工作的态度上。自从我在中国公司工作以来,我就觉得中国人太勤劳了,周末上班不休息,店面照常开,这对于我们当地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当然现在我们也习惯了。

 

《中国投资》:安方员工在工作过程中是否学到了实用的农业技术和管理技术?

西蒙·恩佐里:还是以我作为现实案例说说吧。我确实学到了很多知识,来公司以后我学会了各种农业机械操作,如播种机、耕地机、施肥机等等。同时,以前我只是做单一的工作,现在要管理农场的一百多名当地员工,这也是不小的挑战。我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现在驾轻就熟,可以说是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此外,我还要处理各种涉外关系,上至省政府下至村长酋长等等,这对我来说都是不小的锻炼。农场还有很多商务接待,因此各种商务礼仪和接待安排,我现在也是非常了解。可以说,我的能力在江洲农业得到了全方位的锻炼和提升。

《中国投资》:江洲农业方面曾经资助一些安哥拉留学生到中国学习农业技术,他们完成学业后是否回到农场就业?

西蒙·恩佐里:截至目前,公司已经资助了12名安哥拉学生到中国留学学习现代农业技术,受学校专业限制以及对国家未来发展的展望,大多数都是选择了比较前沿的食品加工专业,回安哥拉后将会成为这个专业的优秀人才。

江洲农业在安哥拉的未来投资规划是包括食品加工行业的,由于农业是个前期投资较大以及回收期较长的产业,农场目前还是以种、养一体为主要发展方向,向社会销售原料及半成品为主,达到回收期后公司将加大包括剑麻、玉米、大豆、水稻等加工产业。届时这些人才在经历了社会历练后会优先考虑与公司合作,成为公司加工产业的管理人员。

 

《中国投资》:江洲农业为安方员工提供哪些除工资以外的福利待遇?

西蒙·恩佐里:公司现在员工主要分为长期员工和临时工两种。临时员工,因为他们皆是在农忙时期从农场旁边的村子里招聘,鉴于他们只在播种和收割期来工作,且人员变动非常大,因此他们驻家,不需要公司提供住宿。对于公司长期员工,公司有给他们购买社保,且他们的住宿和就餐都由公司负责。

 

《中国投资》:安方员工对中国企业的整体印象和评价如何?

西蒙·恩佐里:安方员工总体还是很感谢公司,因为公司给他们提供了工作,让他们有钱赚,有饭吃。农场提供的伙食每顿都有肉或者鱼,而家里的却只有玉米粉或者木薯粉做的饭,没有菜,因此在农场工作还是很有幸福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