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加强航空港枢纽建设 促进互联互通——专…

加强航空港枢纽建设 促进互联互通——专访空中客车中国公司总裁陈菊明

文|本刊记者 张梅  图片提供|空中客车中国公司

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强调,设施联通是合作发展的基础,要着力推动陆上、海上、天上、网上“四位一体”的联通。当天下午,在论坛“加快设施联通”平行主题会议期间,本刊独家专访了与会嘉宾——空中客车中国公司总裁陈菊明先生,阐述“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民航业发展机遇以及空客中国未来发展蓝图。

 

《中国投资》:作为企业家,您如何看待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

陈菊明: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民航发展创造了新的机遇,同时也提出了新的挑战。中国民航业应当积极融入国家的“一带一路”宏观发展战略,整个民航业都应该深思,如何对“一带一路”做出贡献,在享受政策红利的同时对“一带一路”做出贡献。

空客公司将结合自身产品特点和中国民航共同发展,在“一带一路”的战略框架下之内,和中国的民航业一起成长一起发展。

 

《中国投资》:“加快设施联通”平行主题会议各方达成共识,希望共同努力,推动设施互联互通迈上新的台阶。您认为推动设施联通对中国民航业发展产生哪些影响?

陈菊明:从全球航空业发展的新格局来看,“一带一路”倡议对中国民航的发展具有积极意义。中国民航可以借鉴其他国家发展的经验,借“一带一路”战略的东风,充分利用这一发展机遇,创造中国民航发展新的历史。

2016年中国民航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国际航线旅客运输量呈现井喷态势,达到了5162万人次,比2015年增长22.7%。

目前,全球民航市场正在发生深刻的有长远意义的变化。中东航空公司的崛起给我们一些启示。我们要思考如何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发展中国的民航业。

如果我们纵观全球的航空公司,首先我们看亚洲,有两个重要点是需要值得我们关注的。第一是动荡,第二是挑战。动荡,是因为很多航空公司正在不断地收缩,一些航空公司通过重新布局他们的航线网络,把重点更多地放在中程航线的运营上,像泰航不断削减远程航线的航班。来自于低成本航空公司的渗透是竞争来源之一。中美之间的航线有很多分流,通过日本和韩国的市场分流了将近10%的客流量,这几乎是中国和欧洲之间中东所分流的同样比例,所以这两个重要的现象值得我们的关注。

日本、韩国市场发展了较好的枢纽建设,对加强我国自身枢纽建设有借鉴意义。成熟的枢纽不仅能有效服务于本地客流需求,且对于一定范围内的客流会具有虹吸作用,通过中转实现集散及连通。成功的国际性枢纽对增强主体航空公司乃至一个国家的整个民航业的能力具有强大的助推作用。

过去五年里,欧洲和北美的航线也就是跨大西洋航线,增长几乎达到20%,但是前三大航空公司——英航、法航、汉莎所能享受的仅仅是增长的1/3。如果我们看增长势头,尤其是在欧洲和北亚的航线上,这三大航所分享的蛋糕仅仅只有12%。特别是在欧洲区域内的增长,传统的三大航仅仅占了3%的增长,剩余的都由低成本航空公司分享。

中东一些航空公司的崛起应该给我们一些启示:通过一个政策的合力打造,通过自身的地域优势,也通过合适的战略,引进大型的、单位成本很低的、新型的、受欢迎的客机来降低成本。

 “一带一路”倡议给中国民航的确带来了契机,这是一个国家的大战略,需要大的战略规划与之相匹配,“一带一路”覆盖6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口达到44亿,占整个世界人口的63%;GDP规模超过20万亿美元,占世界总量的30%左右,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贸易额连年增长。“一带一路”倡议就是要通过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金融流通、民心相通的“五通”方式,来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

中欧班列自2013年7月18日开行至2017年5月以来,已形成西、中、东三条中欧铁路运输通道。已经铺设了中欧班列运行线51条,国内开行城市达到28个,到达欧洲11个国家29个城市。对于陆路运输与航空运输的关系,我认为,航空运输与陆路运输之间既存在竞争也存在合作,有利于构建立体式的交通网络,实现整体的连通与集散。比起陆路交通,航空业在基础设施方面要求相对比较简单。

在贸易畅通方面,涉及到货物和人员的往来,航空是最高效的交通方式之一,民航将为贸易畅通做出积极贡献。同时,人员的交流也是民心相通的重要因素。金融流通也是有利于航空业发展的因素。

民航业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借“一带一路”发展之力,合力来打造民航强国。一方面,民航是“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民航又应借“一带一路”的东风,积极走出去,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民航。

具体来讲,就是要加强航空港枢纽建设,同时在“一带一路”沿线多开拓航点。实际上,中国的一些地区(如北京和上海),可以起到连接东北亚、东南亚、大洋洲、中亚和欧洲的枢纽作用。但是,中国的枢纽建设面临空域、航班时刻等资源紧缺的挑战。所以,采用更大的飞机,用更少的航班运送更多的旅客是解决航空枢纽地区资源紧张的有效方法之一。

 

《中国投资》:“一带一路”倡议为空客中国发展带来哪些机遇与挑战?

陈菊明:通过开通更多的航点,来实现“一带一路”沿线的互联互通。空客将以全面的产品系列,满足中国各航空公司在不同市场、枢纽和二线城市、不同发展阶段的客运和货运多样化需求。例如,在“一带一路”沿线上旅客流量大,但是收益比较低的航线,用高密度布局的A330就是非常合适的。空客具有高度通用性的产品系列,可以满足从100座级到500座级的不同市场的需求,而且随着市场不断成熟,空客产品之间高度通用性的特点将越来越显示出其优势,比如可以从A320系列顺利过渡到A330系列,以及更进一步的A350和A380。

对于在中国西部地区建设航空枢纽的问题,我想说,“一带一路”战略的历史背景使我想起了两件事:西汉末年,中国张骞的西域之行花了很久的时间;罗马贵族们因为穿上中国丝绸编织的衣服而感到无尚的荣耀。随着中华民族的崛起,丝绸之路打开了一条中西交往的通道,它的意义远远超过了贸易本身,同时也给中西文化交流带来很多的便利和疏通。

今天,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同样伴随着中华民族的崛起、和平的崛起,从地域政治的角度出发去理解这一伟大的战略,用两个字可以概括—“西进”。过去很多年,我们把焦点和关注点放在东南沿海,枢纽也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

在西部是不是需要建一个枢纽?需要,而且可能不止一个。这就需要政策、金融和航空合力打造,这同时也是继国家西部发展战略之后的又一个新的战略,它起到了一种承前启后的作用。推动陆上、海上、天上、网上四位一体的联通,使“一带一路”倡议在地域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给未来的中国发展开拓无限广阔的空间。

以前丝绸之路是从西安出发,讲到丝绸之路肯定会想到西部。今天在新的形式势下,在成都也好,在重庆也好,在乌鲁木齐也好,乃至在西安也罢,中华民族的复兴将再打造一个新的甚至更多的航空港枢纽,我相信这是符合“一带一路”战略的指导思想的。“我们愿意和航空界的同仁们一起探讨如何扩展西部的航空市场。我相信空客A330产品最适合这个战略,它可以从成都飞往欧洲的任何一个国家,既可以西进,也可以南下,所以空客A330是最合适的产品。”

 

《中国投资》:5月初,中国自主研发的C919大型客机首飞成功,有媒体称,中国正在朝着成为全球航空领域重要玩家的方向大步前进,寻求将自身打造成为空客和波音两大航空巨头的有力竞争者。对此,您如何评价?

陈菊明:我们相信C919将为航空制造市场带来新的竞争。作为一家从竞争中成长起来的企业,空客欢迎竞争,竞争是促进行业整体发展的推动力。我们愿意与中国商飞及其他业界同行一道,继续致力于航空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