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区域城镇 > 厦门引领PCDM挺进建筑领域(2011…

厦门引领PCDM挺进建筑领域(2011年7月号)

2011-10-20 15:25:04 文/ 本刊记者 赵沛楠

国内首例建筑领域PCDM(规划下的CDM)已于厦门启动。

《中国投资》杂志记者获悉,2010年厦门市在德国环境部、中国住建部以及清华大学等项目合作方支持下,开启了建筑领域的PCDM项目。

“这甚至是全球首个区域项目申请”。采访中,本次厦门PCDM项目合作方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的王昊平研究助理告诉《中国投资》。CDM项目对建筑领域来说有着“天生”的尴尬。因为建筑领域单个建筑减排量小,减排项目各有特点,且缺乏可直接应用的方法学。目前在EB官方网站上显示的方法学列表中,建筑领域后的获批方法学显示为空白。

在CDM进入建筑领域遭遇坎途的情况下,业内人士将目光转向PCDM项目。由于PCDM在操作上具有“政府参与性”,更适用于建筑领域减排措施项目多元、减排措施多样等特点。在建筑领域引入的PCDM,简单解释就是指规划下的CDM,旨在通过整体规划,将多个项目或系列减排措施,整体注册为一个CDM项目,将众多的“小减排”打包成一个“大减排”指标,整体获签CER。

王昊平举例说,比如一幢大楼的减排量往往很小,甚至只有几吨的量,要单个申报碳指标划不来。但如果将整个片区或城市的大楼,都集中起来计算,碳指标就可能是个大数目。

CDM缘何遇冷建筑领域

建筑节能恰好适应了PCDM具有的“一系列相互关联的减排措施”特性,在中国要做建筑节能的CDM项目,以PCDM方式更为可行

作为清洁发展机制(以下简称CDM)注册项目数量第一的大国,中国在建筑节能领域却仍处于料峭的春寒。

“目前为止我们一分钱都没卖掉”,在第六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暨新技术与产品博览会上,中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科技发展促进中心项目合作处处长张小玲曾表示,目前我国DNA(CDM国家主管机构)批准了1551个项目,但从行业分布来看,几乎没有和建筑节能相关的。对试图用市场机制来解决中国建筑节能650亿资金缺口的企业而言,无疑是一种令人失望的局面。  

日前,德国商会北京代表处在京召开中国建筑业节能研讨会。会议上,住建部相关人士表示,将在新建建筑中建立碳排放权机制,机制越早建立,社会和企业越早获益,碳排放权交易可以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少排放企业将可以出售排放权,多排放企业将需要购买排放权,这样就避免政府直接补贴碳排放企业。

在王昊平看来,虽然全球CDM项目发展迅速,规模不断壮大,但从整个行业的分布和CDM执行情况来看,将CDM机制应用到建筑节能还存在诸多局限性。主要集中在:单个居住建筑应用CDM机制成本高,排放量小,投资风险大;居住建筑CDM项目额外性论证不容易;UNFCCC批准的建筑类 CDM项目方法学较少;项目交易费用高,程序复杂,从而将潜力巨大、社会效益好的、小型、分散的与终端用户相关的居住建筑项目排除在外等。

因此,“在中国要做建筑节能的CDM项目,就只能选择PCDM模式”,住建部科技发展促进中心主任杨榕称,这既缘于建筑节能特点,也缘于PCDM的“政府参与”的特性。

建筑节能恰好适应了PCDM具有的“一系列相互关联的减排措施”特性。因为建筑节能跟工业类节能不同,建筑节煤总量很大,而单个项目节煤量却非常小,碳减排量不高,但是对于一个城市范围的建筑而言,总量是非常高的。因此,建筑节能不适合单个申报,更适合整体实施规划。

另一方面,选择PCDM模式开展建筑节能,其优势更多是体现在政府参与上。如建筑节能需要由政府来制定低于基线的新建建筑规划。

“一个PCDM项目只需将整体的项目文件交与EB审核,整个项目下属的小项目文件不再由EB审核,而是由DOE审核。这相较于做成单个的CDM项目减少了时间成本”。王昊平告诉记者。

尽管如此,但建筑节能PCDM前景也不“轻松”。即相对于CDM,PCDM虽然减少了一些手续,但是其操作过程却相当复杂。由于PCDM是将小的、分散的项目集合在一起,其涉及的利益群体就很复杂,文件写作也相对繁琐。

“要有一个整体文件,其中每个项目也需要单独写文件”,王昊平称。

首创方法学仍需时间检验

建筑节能CDM申请主体必须依据国际气象标准对我国气候指标予以修正

由德国环境部牵头,中国住建部、德国工商总会、清华大学、北京鸿邦中欧咨询有限公司(HOPA International)、BBS国际有限公司、CSTS以及厦门市建设委员会共同参与的厦门新建建筑PCDM项目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

在王昊平看来,这个旨在为帮助中国建立清洁发展机制规划(PCDM)、行业减排和一个全国碳交易平台进行准备的项目所做出的最大贡献在于确定了建筑CDM的方法学。

从国家发改委网站显示的信息看,截至3月30日,国家发改委2010年批复的132个CDM项目中,49个是水电项目,31个是风电项目。其中仅水电、风电所占批复项目的比例就已高达60%。在这132个项目中,仅有3个供热改造类项目获批。

显然,中国目前所申报的CDM项目以水电、风电项目为主。

“建筑节能CDM在EB(即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CDM执行理事会)零通过率,主要是因为房地产行业对CDM机制还不甚熟悉”,招商局地产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建新在此前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曾做出如上分析。

在杨榕看来,首先,一个好的CDM项目必须要有方法学方可被批准。但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建筑节能方法学,方法学的缺失直接导致建筑节能在EB注册不成功。

事实上,建筑节能方法学欠缺并不单指中国,而是由其行业特性决定的。

比如建筑节能涉及到的节能措施多,能源种类多,不像工业项目那么单一。会涉及到采暖、通风、空调、照明、热水设备以及外围结构等多方面,而能源种类也会涉及电煤、电器、液化石油气、柴油等。

另外,我国地缘广阔,跨多个气候带,气候变化差异大,这也带给建筑节能CDM不小的挑战。

“建筑节能领域不能直接采信监测数据,不能以某一个冬季的减排数据作为直接减排量,必须将我国气候以国际气象标准为依据进行修正,得出一个计算方法,以符合EB审批的计算方法”,杨榕称。

据本刊2010年3月报道,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在2010年推出了10个中国住宅项目的碳减排量的排名,厦门大学康城以7710.8吨/年的碳减排量位列第一。

如果按目前欧洲市场的行情,每吨碳减排量交易价格可达10多欧元,7000吨的碳减排量就可卖到7万欧元以上,折合人民币60多万元。

当然,这只是个假设。因为,目前建筑节能减排计算方法还莫衷一是。例如,一幢大楼会涉及通风、空调、照明、热水设备等多方面,而能源种类也会涉及电煤、电器、液化石油气、柴油等。同幢大楼一年到底减排多少,用甲方法计算是10吨,用乙方法计算可能就是15吨。既然大家算的都不一样,也就难谈交易了。

“建筑节能减排,国内外都有自己的考量”,杨榕告诉记者,关键是要找到适合中国情况的计算方法。

为此,厦门PCDM项目采取AMS-III.AE和AMS-II.E两种方法学结合的方式,对建筑CDM方法学进行探索。

“之所以采用AMS-III.AE,是因为其更适合住宅建筑”,王昊平告诉记者。在EB的官方网站上,记者看到,这是在新建住宅中关于“能效以及可更新能源措施”的一种方法学,于2009年7月才在EB获得通过。而AMS-II.E曾经在印度一个成功注册的建筑PCDM项目中使用。

相关业内人士对本刊记者表示:“这款方法学帮助填补了Bundling和POA之间的空白,前者适用于不同的领域和减排方法,但是却限制了每一个单个项目的时间和地点,后者适用于有弹性的时间和地点,但是却限制了适用的节能项目和技术”。

目前随着厦门项目的推进,方法学正在经受实际情况下的各种考验。“究竟是否可行,这也是我们最担心的问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杨榕这样表示。

确定能耗基准线

厦门拥有近3年来最详尽的建筑减排数据,且厦门有完整的低碳城市规划,这是其他城市所无法比拟的

一般情况下,建筑领域PCDM项目应该选择冬季需要供暖的北方城市,因为这里的建筑减排量较大,具体数值容易收集。当记者向杨榕提出这一问题时,他表示这个项目“落户”厦门并不是毫无缘故的。

“厦门拥有近3年来最详尽的建筑减排数据,且厦门有完整的低碳城市规划。这是其他城市所无法比拟的”,杨榕解释住建部选中厦门的缘由。

据王昊平提供的资料显示,厦门市在每年的节能验收中,统计到了近3年来所有节能建筑的数据,其中包括建筑能耗数据。

数据得来的具体做法是,在4000多栋建筑中,将“没住的”“没卖的”房子排除后,选择标准,查看其电耗数值,建立参照库。然后再进行相关其他建筑的实测。

据悉,厦门市已经完成了全市6类建筑,3000多个项目建筑能耗的采集工作。6类建筑包括:多层住宅、高层住宅、星级酒店、写字楼、商场及其他建筑。

目前确定参照值的方法是:实测加上计算机模拟。“实测的通过率比较高,所以厦门市大量采取实测”,王昊平表示。

以此数据,厦门已经核算出基准能耗参考值。

“目前最现实和困难的工作就是将多余的碳算出来,让指标落地”,杨榕表示,厦门方面半年之内最终的减排指标体系一定会出台,“尽管具体指标怎么分配还没有确定,但肯定的是,政府出资建设的公共建筑会要求比较高,住宅的要求会放宽”。

据记者采访得到的最新消息,厦门项目已完成第一阶段工作。包括用于建筑领域的规划活动认可的CDM(清洁发展机制)基线值和监测方法研究;全市6类节能建筑共 3000多个项目建筑能耗的采集工作,基准能耗参考值的确定也属于第一阶段的部分工作,同时选择集美新城西亭中心区作为首批低碳示范区。

下阶段,厦门将先行先试,研究制定集美新城区低碳建设规划和技术指标体系,科学测算碳减排量,为碳交易平台建设提供有效基础。

激励政策尚不明朗

最后签发的CER中政府分多少,参与的开发商分多少,似乎都还悬而未定。

尽管从方法学、数据统计上厦门已做好了准备,但具体实施还面临着诸多难题。首先是投入问题。对于由企业开发的房产,建筑节能成本算在谁头上就成了问题。

PCDM项目与常规CDM项目相比,具有更广泛的可持续发展意义,由于涉及大量的项目参与者,开发成本也可能更高,但产出的CER与常规CDM项目具有同质性,这就需要为PCDM项目培育一个国际认可的新的价格体系或者培养CER买家的购买偏好,使其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或者有选择地进行优先购买。

与此同时,按照清洁发展机制的规则,超出国家标准节能的碳才能卖出去。厦门方面曾经表示:“我们一定要超越国家目前的标准。”但对如何激励开发商,厦门市目前并没有来自政府的经济激励措施。

此外,项目方法学能否最终获得EB的注册,前景也还不明朗。

除上述问题外,最后的利益分配肯定也是难点。就此,厦门方面表态:最后签发的CER,肯定全部用于节能减排。不过,具体CER中政府分多少,参与的开发商分多少,似乎都还悬而未定。

尽管如此,但市场似乎已有了反应。据杨榕介绍,目前已经有买家联系过厦门市建设和管理局,也有来考察过的买家。

德国环境部有关负责人Silke Karcher也曾像住建部相关部门表示,德国对这个项目非常有兴趣,即不乏会有德国买家感兴趣。

资  料

PCDM 的定义及主要特征

规划方案下的CDM(Programmatic CDM/PCDM)是指将为执行相关政策或者为达到某一目标而采取的一系列减排措施作为一项规划方案,整体注册成为一个CDM项目,在这一规划方案下项目活动产生的减排量在经过核证后可签发相应CER。

根据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给出的定义,规划方案(Plan of action/POA)是指为执行政策/措施或者实现某一明确目标,由私营业主或者公共实体自愿参与协调并执行的活动(例如物质激励制度和自愿规划方案)。在一既定的规划方案之下,可以通过添加不限数量的相关CDM活动(CPA),使之与没有此规划方案活动的情景相比,产生额外的温室气体减排或者增加温室气体汇。

一个规划方案之下的所有CDM规划活动必须采用同一个已批准的CDM基准线方法学和监测方法学,EB47次会议有条件同意一个规划方案下综合使用多个方法学,但需经过向EB报批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