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主导制定规则”须先修内功 ——专访中…

“主导制定规则”须先修内功 ——专访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战略咨询部田煜


“主导制定规则”须先修内功
——专访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战略咨询部田煜

文|本刊记者  杨海霞

  导 读 

天然橡胶行业企业的困境,既有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的外部因素影响,更是自身生产组织方式落后、产业链割裂、供给与需求两端脱节等内部因素造成的


《中国投资》:作为一个战略性基础产业,我国的天然橡胶主要是通过什么样的产业和政策体系来保障它的安全?利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怎么才能利用好?是否需要总结经验教训?

田煜:我国的天然橡胶产业得来不易、弥足珍贵。天然橡胶是关乎国计民生的战略物资,广泛应用于国防、工业、医疗卫生和建筑等行业。如各种轮胎,建筑使用的密封、防震设备,工业中的传送带、运输带,医疗卫生行业中的手套、输血管、安全套等。尤其在航空轮胎、密封防震设备等国防军工和高精尖科技产品的应用中,天然橡胶以其特殊性能具有不可替代性。天然橡胶种植受自然条件制约,传统的规模化植胶区域位于南纬10°、北纬15°之间。我国虽在1904年就成功引种橡胶,但到1949年年产量仅为199吨。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对我实行禁运,天然橡胶赫然在列。这是因为西方国家认为我地处宜种区外,不可能大规模种植,妄图以此遏制我国防军工和经济事业的发展。
1951年8月31日,受周恩来总理委托,陈云副总理主持召开政务院第100次会议,通过《关于扩大培植橡胶树的决定》,做出“为保证国防及工业建设的需要,必须争取橡胶自给”的重大决策。同年11月成立了由华南局书记叶剑英兼任局长的华南垦殖局,开始大规模种植天然橡胶。1978年,习仲勋同志主政广东后,提出海南岛应以加速发展橡胶等热带作物为重点的工作方针,进一步推动了我天然橡胶产业的发展。2007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我国天然橡胶产业发展的意见》,进一步明确天然橡胶作为重要的战略物资和工业原料的战略地位,提出了今后发展我国天然橡胶产业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和具体措施。可以说,正是有了中央的正确决策和几代领导人的高度重视,才促成了我天然橡胶产业的大发展,有力支持了经济建设,维护了国家安全。
长期的和平环境使社会上对天然橡胶战略地位的认识逐渐淡化,以至于一些人认为,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只要有钱就不愁买不到,从而忘记了新中国受到全面经济封锁的历史。从全球长期供给看,天然橡胶仍属稀缺性资源。进入新世纪以来,全球天然橡胶产量和出口量年均增长率分别约为3.5%和3%,出口增速明显低于产量增速。近几年全球天然橡胶出口量占产量的比重已经低于75%,已较上世纪80年代出口占比95%下降了20个百分点。据欧洲轮胎和橡胶生产者协会预测,随着泰国、印尼、马亚西亚等东南亚各主产国积极推进本国工业化,其国内天然橡胶消费量将大幅增加,未来十年天然橡胶出口比例将进一步下降,到2023年全球供应出现短缺,2025年缺口将达40万吨,全球可能出现新一轮资源争夺局面。
目前,欧、美、日等在天然橡胶主产区均已形成了较为稳固的供应格局,同时其大型跨国企业巨头不断致力于建立上下游利益共同体。如日本普利司通在利比里亚、印尼、菲律宾投资建设了种植基地;日本住友与泰国东方集团合资分别成立了橡胶种植和轮胎生产企业。当国际胶价高时,上游胶园可保障下游胶企部分原料的供应,平抑用胶成本;而当国际胶价低时,下游收益又可反哺上游胶园,弥补种植环节亏损,有效防范了胶价波动对上下游企业的冲击和风险。
反观我国,虽然近年来云南、海南和广东的天然橡胶生产企业纷纷走出国门,分别在数个东南亚国家建立天然橡胶生产基地,通过跨国经营实现了天然橡胶产业的境外发展,但距离形成基于产业链的上下游利益共同体尚有不小差距。

《中国投资》:在一定的自给基础上,通过进口和企业走出去来保障供应,这是我国很多本身不具有生产优势的战略性物资的保障方式。但在利用国际市场的时候,国际产品的价格优势对国内种植也会形成压力,这造成了很多国内企业的困境。所以根本还是要解决这些产业自身的国际竞争力问题?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田煜:从自身国际竞争力来看,我们确实仍有不小差距。主要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是关键领域用胶仍面临保障严重不足问题。目前我国军事装备用胶基本使用进口烟胶片,而我国自产天然橡胶多为浓缩乳胶和全乳标准胶,基本不生产烟胶片。据推测军工用胶进口量占我年消费量的3-4%,约为14-18万吨。一旦出现军事对抗,外部敌对势力极有可能故伎重演,对我国实施天然橡胶等物资封锁,从而使我国军事装备保障能力受到严重制约。在民用领域,我国高端、高性能和特殊用途天然橡胶市场也几乎被进口产品占据。诸如医用手套、避孕套等超薄乳胶制品大部分使用进口浓缩胶乳生产,航空轮胎胶、高弹减震胶、医用专用胶等亦被国外垄断。
二是碎片化的生产组织方式不适应产业发展。随着2009年海胶集团实行职工家庭经营和2010年云南推行农垦所属农场属地管理、承包到人,目前90%以上的植胶区域都变为家庭承包经营的生产组织方式,而其弊端也逐渐显露出来。天然橡胶不同于一般粮食作物,其培育周期长、管护要求高,适宜规模化种植。推行承包制后,农场胶林资产管理和生产技术控制严重弱化,直接影响了天然橡胶产业可持续发展能力。胶价高时,一些植胶区域不按生产要求、违反规范操作规程的强割、抢割现象普遍发生,这种掠夺式的盲目割胶致使胶林严重受损,部分农场胶树死皮率达到50%。而在胶价持续低迷的情况下,置荒、砍伐胶园现象又频频出现。数十万亩民营胶园发生砍胶改种,农垦胶园虽未出现砍胶现象,但承包户改种其他作物的意愿十分强烈。
为此,我们应看到,天然橡胶行业企业的困境,既有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的外部因素影响,更是自身生产组织方式落后、产业链割裂、供给与需求两端脱节等内部因素造成的。应在继续强化天然橡胶战略地位的同时,通过优化调整种植面积、抓好初加工环节、研发推广先进科技、积极掌控国际资源、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等手段,多方发力实现供应链整体提升,让先进生产力为产业健康持续发展保驾护航。

《中国投资》:对于一个产业来说是否安全,首先最基本的应该是保障供应,其次是得到公平的对待,最高的才是主导制定规则。目前我们的天然橡胶产业所面临的安全困境,主要是哪个层次的?

田煜:我认为,目前我国天然橡胶产业正处于由“得到公平的对待”向“主导制定规则”迈进的关键阶段。确保产业安全要在用好金融工具谋取定价权的同时,依托创新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真正形成有核心科技的行业竞争力。
为此,一要加强天然橡胶产学研平台建设和学科建设,鼓励天然橡胶生产、科研单位联合开展关键技术攻关,发挥龙头企业优势促进科研成果转化应用。二要通过国家科技项目稳定支持天然橡胶基础性研究,重点研发高性能胶栽培技术和军工、高弹减震、医用等专用胶加工技术,研制核心品牌产品,保障军工产品的国有化生产,实现高端民用胶自给。三要加强林下资源开发与利用研究,推广适宜经济作物品种的胶林间种技术,大力开展相关种植、管理的技术指导,以科技提升促进胶林亩均综合收益增长,确保胶农植胶积极性。四要积极开展我与东盟国家天然橡胶科技合作,通过协同攻关和资源共享,增强我国对天然橡胶资源的利用和技术创新能力,提升在全球天然橡胶产业中的科技影响力。
此外,还应加快完善储备体系,备好政策工具箱。一是加快建立完善企业储备制度,积极推动天然橡胶储备主体多元化,形成政府储备与企业储备有机结合的开放多元储备体系。二是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明确企业储备义务,设定最低义务储备标准。三是引导和鼓励企业在承担储备义务的基础上开展商业储备,中央财政给予必要的贴息等支持。四是研究建立目标价格制度、设立产业发展基金的可行性,备好政策工具箱,应对市场价格波动。



文  | 杨海霞

编辑  | 杨海霞

设计  | 孙子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