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逐步提升的话语权 ——专访白石资产管理…

逐步提升的话语权 ——专访白石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智宏


逐步提升的话语权
——专访白石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智宏

文|本刊记者 张盼

  导 读 

基于期货的交易量、市场量和对海外市场的影响,中国在整个天然橡胶定价权重已经提高很多

《中国投资》:中国是全球天然橡胶最大买家,但在国际贸易中只能随行就市,基本没有定价话语权。全球天然橡胶价格主要由期货价格决定,目前天然橡胶仅在五个期货市场交易,即上海期货交易所、新加坡交易所、东京工业品交易所、泰国农产品期货交易所和印度大宗商品交易所。尽管上海期交所交投最为活跃,2014年交易规模分别已达新加坡和东京的72倍和361倍,但世界范围内的天然橡胶定价仍然主要参考新加坡和东京市场价格?

王智宏:上海期货交易所正在交易的天然橡胶品种是在2000年、2003年左右才被合并到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时间短,并且原来上海期货交易所交易的是全乳胶(WF),WF胶标的原产地主要是云南、海南,而新加坡交易的是以20号标胶为主,日本是以20号标胶和烟片胶为主,这两个品种是东南亚主要产胶国的最主要的品种。同时,这三个品种在全部的轮胎产业原料中所占权重又有很大区别,WF胶主要对标斜胶胎,但斜胶胎目前已经不是我们天然橡胶里面使用制造轮胎的主力品种,主力品种是烟片胶和20号胶,或者混合胶。
所以,虽然日本烟片胶和新加坡烟片胶虽然没有我们交易量大,但是东南亚交易标的的定价一直以他们为主。当然,这与货币结算还有一定关系,烟片胶和20号胶都是以外币为主要结算标的,尤其是新加坡胶以美元为结算标的,我们国内以人民币为交易标的,全球贸易结算当中占权重可能应该是10%到7%左右,尽管这个比例在逐年提高,但还是有点太低。

⬆20号胶期货上市仪式现场。

《中国投资》:价格有它正常的市场规律,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有市场的定价权?

王智宏:从朴素意义上来讲,我们经常讲的价格层面的波动只是定价的浅层表象,如果定价没有基准和核心,产业上中游永远是一个相对无序的状态,也会对产业的生产产生不确定的影响。所以定价权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另一方面,从国家定制的产业政策、贸易政策,以及一些安防、环保等等相关政策层面来说,有定价权就有核心竞争力,没有定价权,就是一个被动挨打的状态。

《中国投资》:您觉得中国的天然橡胶怎么才能实现定价权?还需要哪些条件?

王智宏:虽然天然橡胶的定价权还集中在新加坡日本等市场中,但基于期货的交易量、市场量和对海外市场的影响,我们中国在整个天然橡胶定价权重已经提高很多,比如去年09合约,很多轮胎企业以09合约的价格,进行套期保值,这是一个具体表现。

《中国投资》:作为一个国际化产品,是否需要把新加坡、日本市场上的交易者,吸引到上海这个市场上来?

王智宏:我们不能这么狭隘的理解,需要有一个大局观。首先从交易本身来讲,天然橡胶跟其他别类大宗商品是有区别,天然橡胶交易市场主要还是在东南亚,客观来讲,东南亚很多定价都是产区定价,中国这边主要是销区定价。就像有色金属,包括石油、黄金、粮油、咖啡、可口、白糖等等这些品种,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定价,不能说中国上的这些品种,是要把伦敦和美国的客户都引来,这不客观。说简单得有一个做美食城的概念,而不是说开一家店把两边的店都挤掉。

《中国投资》:对比原油期货,您认为20号胶的期货发展趋势或者走向会怎样?

王智宏:相比之下,有共性也有个性,共性是现在推出的国际化品种是人民币定价、保税交割、竞价交易,是在往国际化舞台中央走。但是因为石油是今年3月份上市,20号胶才刚上市,上市进程多少有点区别,导致双方目前的交易量和市场量也还是有一定区别。而且从交易的产业主体来看,双方的交易市场的交易商还有一定区别,目前天然橡胶里面,市场是自发形成的,石油里是有做市商。从定价情况来看,石油定价目前还是以WTI原油(北美地区较为通用的一类原油)为基准,再加一个人民币的汇率,而20号胶是介于WF和海外市场之间的价格,相比石油,我认为20号橡胶定价更贴近于中国的定价权和定价市场的特征。

《中国投资》:所以您对它的未来交易的活跃度是持乐观态度的?

王智宏:我对未来是比较乐观的,中国在全球范围内产业地位虽然仍有一些问题,但也有一定挤出效应,像20号胶在中国有非常厚实的产业基础,有完整的供应链、产业链和广阔的存量和总量的橡胶,它的基石是非常牢固的,我认为全球范围内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可以替代,这个进程和权重是无法撼动的。

《中国投资》:产业内有人担心20号标准胶上市之后对过去的WF胶交易会有冲击,您怎么看?

王智宏:我认为它是一个双向的作用。从量化指标上来看,短时间内是产生了一定的分流作用,今年WF制成量最高的时候是59万,现在WF和20号胶加在一起,总共制成量50万多一点,总体量少一些。但长期来看,我认为两者还是会并驾齐飞,各自的产业背景也是互为需要的,在产业和需求端上,两者没有非常矛盾的硬伤,在定价和交易上,他们也是相辅相成。当然这可能需要市场呵护和发挥交易所和市场组织的智慧。

《中国投资》:从一带一路的视角出发,20号胶的期货上市对国内的生产商和对东南亚的这些生产商带来哪些好处?

王智宏:好处还是非常多的,首先,对于期货交易所的供应市场来说,尤其是供应端直达出口国这方面,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工具。第二个层面,市场的定价可能更均衡合理、可持续,像新加坡、日本市场经常被人操纵,尤其今年上半年,日本市场、新加坡市场出现逼仓与市场高度偏离,使供应商一段时间亏损。客观来讲,日本和新加坡市场的证监会以及交易所监管市场,做得并不够好,因为他们沿用的是欧美体系的市场监管准则,没有充分的根据本土市场交易情况进行优化、完善和建设,相比之下,中国更完善,而且从制度上来说还具有一定的反操纵的优势。所以,中国市场相对来讲会更均衡。第三从人民币国际化层面来看,20号胶品种是作为一个载体、纽带,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连接起来,对人民币国际化在大宗贸易定价和结算的层面上具有很大贡献。

《中国投资》:您觉得这个市场未来存在哪些风险和挑战?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王智宏:目前20号胶刚刚上市算一个“新生儿”,可能还要有一个“成人”的过程,谈论市场,只有存量和交易量都有,增量不断,谈功能才更具有意义,所以我个人认为它的成长还得有一个过程。第二,回到战略层面来说,不能说通过一个市场的一个产品就能完成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建设,还包括如何让期权更有效,供需端更完善等整个市场的建设,20号标准胶只是其中一环,还需要再完善和再建设。



文  |张盼

编辑  | 杨海霞

设计  | 孙子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