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后疫情时代发展要内外兼修 ——专访非盟…

后疫情时代发展要内外兼修 ——专访非盟驻华代表处常驻代表拉赫曼塔拉·穆罕默德·奥斯曼(Amb. Rahamtalla M.Osman)

 导 读 

非洲大陆自贸区协议的成功实施主要取决于通过基础设施实现人员和商品的自由流通。中国已着手开展一些重大项目,促进国家间互联互通。这些项目有利于非洲,且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契合

受疫情影响实施日期待定

为实施协议做好准备

后疫情发展着力练好内功

契合“一带一路”倡议

⬆2019年7月,非盟特别峰会正式宣布非洲大陆自贸区成立

2019年7月7日,第十二届非洲联盟特别峰会宣布正式启动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各国贸易部长同意,自贸区将于2020年7月起正式运作。2020年4月28日,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AfCFTA)秘书长瓦姆科勒·梅内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造成的干扰,该大陆贸易协定的实施日期将发生更改。来势汹汹的疫情对实施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将产生哪些影响?非盟将采取哪些措施推进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进程?其与一带一路倡议如何实现融合?近日,非盟驻华代表拉赫曼塔拉·默罕默德·奥斯曼就上述话题与本刊记者进行对话。


受疫情影响实施日期待定

《中国投资》:非洲大陆自贸区协议最初计划于2020年7月正式启动,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实施日期推迟。您如何看新冠肺炎对非洲大陆自贸区协议实施的影响?非洲大陆自贸区协议的启动目前是否有确切的时间表?

奥斯曼(Osman):首先,我想先介绍一下非洲大陆自贸区成立的背景和历史根源。非洲大陆自贸区的思想植根于泛非主义,旨在促进非洲人民和非洲国家的团结。这一设想最初由加纳独立后第一任总统(已故)克瓦米·恩克努玛提出,恩克努玛也曾提出成立“非洲国家联盟”。

自20世纪80年代初期,这一想法经历了不同发展阶段。非洲统一组织(OAU)通过了发展非洲经济的《拉各斯行动计划》(1980-2000年),此后该行动计划被《阿布贾行动计划》取代。两个计划都对非洲一体化做出了设想,终极目标是建立非洲经济共同体(AEC)。2000年,非洲统一组织被非洲联盟取缔,非洲领导人采纳了《2063年议程》——一项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通过实现《2063年议程》实现非洲一体化与经济繁荣,非洲大陆自贸区便是该议程的重要支柱。

建立非洲大陆自贸区的主要目标是创建一个自由贸易区,实现商品、服务、人员、资金的自由流通,最终目标是实现更高水平的一体化,包括建立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非洲大陆自贸区也旨在促进非洲区域内部贸易。目前区域内部贸易只占非洲总贸易额的15%-17%,远低于欧洲(68%)、亚洲(59%)和美洲(55%)等地区。非洲大陆自贸区启动后,非洲区域内贸易额到2022年有望达到总出口额的一半之多。非洲大陆自贸区将团结13亿人口,构建3.4万亿美元的区域经济体,是继世贸组织之后规模最大的区域经贸组织,有望通过扩大区域内贸易以及强化供应链建设,释放非洲经济潜能。

2018年3月1日,44个非洲国家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签署了非洲大陆自贸协议,该协议于2019年7月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正式启动,此后28个国家通过了该协议。协议最初计划于2020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遭到延迟。未来不确定性因素还很多,具体的实施日期很难定夺。


为实施协议做好准备

《中国投资》:目前非洲国家对于建设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决心有多大?做了哪些筹备工作?面临哪些挑战?

奥斯曼(Osman):非盟55个成员国已签署非洲大陆自贸协议,28个国家通过了此项协议,足以证明非洲国家致力推进非洲大陆自贸区实施的决心。新冠肺炎疫情拖延了本该从2020年7月1日启动的实施计划,但非洲各国还是采取了一系列务实举措,如:
(1)创建商品贸易流通网上平台,允许各国上传初步关税
(2)创建泛非电子支付和结算系统
(3)利用线上工具或机制取消非关税壁垒
(4)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市设立常任秘书处,选举产生秘书长

除上述举措之外,非洲各国应继续将本国国家规划与非洲自贸区的目标相对接,采取必要手段助推商品与服务贸易自由化,为正式实施非洲大陆自贸协议做好充足准备。各国应该抓住眼下契机,借助区域一体化,推动投资、知识产权、电子商务和新旧产能转换等后续有关工作的进行,这些工作对于降低非洲经济贸易面对外部冲击的脆弱性而言十分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0月,非洲联盟与“非洲冠军计划”携手于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正式启动了万亿级的投资合作框架,由私营资本推进各领域投资,以便到2030年实现非洲大陆自贸区项目的充分落地。这个万亿级的投资计划旨在推动公私合营的投资项目,方便使外国资本与当地企业展开合作,共同开发自然资源,为当地企业提供一流的经验与技术引进。


后疫情发展着力练好内功

《中国投资》:一些专家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事实上为非洲自贸区的实施带来了许多机遇,您怎么看?您认为会带来哪些机遇?非洲国家如何抓住这些机遇?

奥斯曼(Osman):非洲经济体的产业结构比较单一,非洲国家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疫情更是加重了这些挑战。这些国家过度依赖原材料出口,而主要进口国经济受到了疫情重创,极大冲击了非洲出口导向型经济。此外,由于旅游业低迷,非洲服务业产值或将下跌20%到30%。疫情不仅加剧了健康风险,同时对非洲经济带来了如下三方面挑战:

-短期来自中国的贸易和投资额下跌
-受经合组织主要贸易伙伴封锁政策影响,非洲原材料出口暴跌
-非洲本土供给能力与本就萎靡的区域内部贸易遭受冲击

部分非洲国家担心非洲大陆自贸区实施后,本国将面临低价产品倾销的冲击,阻碍本土制造水平和农产品生产的提升。为了打消这些国家的顾虑,顶层设计者需要在非洲自贸区的实施过程中效仿欧洲,充分考虑到企业间的业务互补性。

为了避免这种顾虑,非洲大陆自贸协议制定了面向经济基础最为薄弱国家的优惠待遇制度,该协议鼓励成员国创建一个高效的参与式宪法框架,以确保没有一个国家被落下。否则,贸易自由化可能会对非洲经济最不发达国家造成冲击,影响非洲一体化基本目标的实现。

非洲国家在后疫情时代面临的另一严重困难是贸易赤字造成的经常账户不平衡。非洲国内财税收入调度水平较低,许多国家大量依靠外资、汇款和官方开发援助等外部资金来源维持赤字,而所有这些外部资金来源规模都将缩水。这将进一步制约非洲经济体的潜能释放和发展计划的实施,导致货币贬值,加剧非洲国家面临的各项挑战,阻碍非洲自由贸易区的顺利落地。

毋庸置疑,新冠疫情重塑了全球经济,迫使所有人适应新常态并对发展计划做出适时调整。非洲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一挑战,并着手制定新举措应对后疫情时期的面临的危机。他们意识到,由于所有国家都面临共同挑战,依赖国际社会不再是解决问题的万金油,还是需要依赖各国自身的资源与能力。为了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各国需要提升经济韧性,将政策重心转向实现经济多元化,并更加侧重于食品、医疗等战略型产业,提升数字化水平,通过实施非洲大陆自贸协议推进工业化,扩大区域内贸易。

《2063议程》框架下非洲大陆自贸区的有效实施与非盟的产能转换将强化区域价值链建设,降低区域对于外部冲击的脆弱性。只有非洲各国在区域层面实现一体化、形成合力,才能达到政府行动效果。2020年5月25日非洲日庆典当天,非盟委员会主席在宣言中充分阐述了该愿景。“我们需要在足够清醒的前提下,勇敢采纳一种向内求索的创新举措,而不是寄希望于他人。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已有资源,在可承受范围内谋求发展。”

契合“一带一路”倡议

《中国投资》:中国能为非洲自贸区的建设提供哪些帮助?

奥斯曼(Osman):基于双方的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在实施非洲大陆自贸区协议方面,非洲对中国寄予厚望。过去四十年,中国收获了丰富的发展经验,且硕果累累。尤其是在脱贫方面,而这恰好是非洲需要的。非洲大陆自贸区协议的成功实施主要取决于通过基础设施实现人员和商品的自由流通。中国已着手开展一些重大项目,促进国家间互联互通。这些项目有利于非洲,且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契合。

非洲各国希望从中国数字化转型的丰富实践中受益,推动中国对非洲技术转让,提高非洲出口的附加价值,并将非洲生产商纳入到中国的产能共享网络中。2020年6月,习近平主席在新冠肺炎特别峰会上宣布中国支持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议,对此非洲表示感谢。

编辑 | 张梅

设计 | 孙子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