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非洲市场值得重视和期待——专访瑞阳制药…

非洲市场值得重视和期待——专访瑞阳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国际业务总经理王仕军


4月封面
文章
 

卫生健康共同体
   ——人福非洲药业实践注脚

肖齐家
“用事实说话”是灵丹妙药
   ——对话人福马里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文胜
肖齐家
以坦诚达致融合
   ——对话人福马里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乌玛(Oumar BA)

肖齐家
非洲市场值得重视和期待
   ——专访瑞阳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国际业务总经理王仕军

肖齐家

深化抗疫合作 携手构建中非卫生健康共同体
朱立英   中国驻马里大使

由点及面  构建地区共同市场
唐晓阳



文|本刊研究部  肖齐家

导读

“不能因为某地经济发展水平不高,药品生产能力相对不足,而想当然地认为当地政府也同样缺乏药品监督管理的能力。”


《中国投资》:作为我国医药制剂出口行业的龙头企业,以及人福医药在非洲市场的重要国内供应商,瑞阳制药最初选择与人福合作时有着怎样的考量?

王仕军:瑞阳制药与人福医药都是我国医药工业领域中实力较为强劲的企业,且优势可以形成互补。因此我们首先考虑的就是,二者的强强联合有助于在开拓海外市场方面达到更好的效果。

就瑞阳而言,我们公司创建于1966年,是山东省第一家粉针剂生产厂家,拥有三大厂区和30多个现代化生产车间,能够生产近400个品规的产品,在国内制药领域具有一定的产能和技术优势。同时,瑞阳也是国内最早参与医药产品外贸出口的企业之一,在某种程度上也见证了我国西成药出口行业的发展历程。早在1997年,公司就通过承接委托加工订单,与国内的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合作进入海外市场。进入21世纪以后,瑞阳也获得了自营进出口权,大约在2006年前后开始开拓非洲市场。但与国内医药贸易公司合作出海,仍是瑞阳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重要途径。

瑞阳与人福医药的合作,最初也是以这种模式进行的。据我们了解,2009年时,人福团队就开始在非洲市场操作,并且在西非国家马里投资成立了分公司。在当时,国内医药产品出口行业的企业队伍还不是很健全,而我们公司能够生产的满足出口标准的产品种类较多,相比之下有一定优势。经过接触,人福十分认可我们的技术生产能力与合规守法的经营理念,而我们这边通过了解,也认为人福对非洲医药市场的认识比较深刻,销售渠道的建设也比较健全。双方就这样达成了委托加工和销售西药制剂的合作意向。

其次,我们也希望在合作中学习人福开拓非洲市场的成功经验。一方面,通过走出国内办公室的舒适区,扎根在非洲一线,人福团队更加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同时能够较为准确地把握当地市场动向。这样也有利于人福在市场中发现新的机遇,比如特殊的药品需求和即时性招标采购信息等。这也是国内许多贸易公司和生产企业都做不到的。另一方面,人福在马里和埃塞俄比亚都投资建设了自己的现代化制药工厂,这是它和同行业的其他企业相比最为特别的地方。投资建厂不仅能够助推企业在非洲的长远发展,还能带动当地就业和本地工人技术水平提升,同时也把国内行业标准和药品生产理念引入非洲市场。这一点我个人很佩服。

《中国投资》:在与人福医药的合作过程中,瑞阳制药对非洲整体有了哪些新的认知和了解?

王仕军:到目前为止,瑞阳面向非洲市场的药品出口业务已有超过15年的历史。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对非洲市场也积累了一定的认识。从社会经济的宏观结构层面来看,非洲人口较多,但GDP总量偏低。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撒哈拉以南非洲总人口有超过11亿,但GDP总量只有不到1.8万亿美元。2019年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公布的46个最不发达国家中,大部分也都位于非洲。通常来说,这些国家的医疗卫生水平也有待提高。

而从非洲国家医药工业的发展水平来看,不同区域和国家的医药产品生产能力分布也不均匀。一些非洲国家具备在本国生产药品的技术和能力,如东部非洲的肯尼亚、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等国,北非的阿尔及利亚,西非的尼日利亚、加纳,当然也包括南非,等等。其他许多国家的药品需求则仍需依靠进口来满足。

但如果进一步考察和分析,我们就会发现,由于工业体系的不完善,同一个国家内部生产不同品规药品的能力也有很大差异。一些非洲国家虽然拥有一定数量的制药企业,但这些企业能够生产的往往只有某些经胃肠道给药的剂型,如片剂和胶囊剂等。而且这些药品的功能也比较有限,通常以简单的解热、镇痛类药物为主,如阿司匹林、扑热息痛等。若要生产水针或抗生素粉针等药品,据我所知,这些企业面临着许多方面的挑战。有的可能是技术水平不过关,有的则是原材料供应上的问题。由于缺乏上下游产业的联系和支持,制药企业生产各类制剂所需的原料药和药品包装材料,包括药品包装用铝箔(PTP)和聚氯乙烯(PVC)硬片等,都无法实现本国生产,只能依赖进口。

总而言之,非洲国家的医疗卫生环境有待提高,其普遍存在的经济落后和工业生产体系不足等问题也制约着当地制药工业的发展。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意味着非洲医药市场仍有很大的潜力。作为制药企业,我们应当对非洲市场的未来发展予以重视和期待。

《中国投资》:与国内相比,非洲国家的药品监管体系和市场需求有什么特点?

王仕军:过去15年间,非洲国家的药品监督管理体系普遍经历了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由于之前药品监管体系不太规范,当地市场上的医药产品或多或少都有些品控不严的问题。但随着那些拥有发达国家留学背景的人才逐渐成为非洲卫生系统与医药行业的中流砥柱,目前大部分非洲国家都已引入并建立起了“良好生产规范(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GMP)”等先进生产管理体系。简单地说,在我们制药行业,GMP是一套监督完善药品生产过程,确保药品质量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的强制性标准。GMP体系的建立和健全,对于提升非洲制药企业质量管理水平,提高从业人员素质,以及细化相关操作规程等方面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如果和我们刚才谈到的非洲医药工业体系的诸多特点进行比较,不难发现一些值得国内制药企业留意的信息。最重要的一条启示是,不能因为某地经济发展水平不高,药品生产能力相对不足,而想当然地认为当地政府也同样缺乏药品监督管理的能力。事实上,非洲国家的GMP体系和中国的GMP标准差别其实并不大。如果非要探寻二者的区别,或许在中国近几年较为关注的药物警戒制度领域,也就是更加积极的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制度方面,非洲国家可能还在探索与完善的过程之中。但与药品生产相关的基本监管要求,非洲与中国甚至欧洲其实差距很小。这就要求我国制药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严格遵循相关标准,对所有出口市场一视同仁。不仅要兼顾国内和国外的GMP法规要求,更应该从良心出发严把质量关,努力生产高品质医药产品,在出口到各个市场的同时,也努力树立中国制造的良好形象。其实,瑞阳多年来也一直秉持着这样的经营理念,也就是“合规合法,用心制药”。

关于非洲国家对药品的需求,我们认为,这主要与当地的疾病分布结构有关。比如在一些位于低纬度地区的非洲国家,疟疾一直是个大问题。有的国家艾滋病毒的携带者数量和艾滋病感染率也比较高。在南部非洲的某些国家,成人艾滋病感染率可以达到20%以上。另外,结核病也是非洲多发的疾病。这三种疾病的广泛存在,以及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捐赠与努力,对非洲医药市场的需求结构也造成了深刻的影响。结果就是非洲对抗疟药、艾滋病药物和诊断制剂、抗结核病药等特殊药剂的需求通常比较旺盛。除此之外,因为非洲的很多地区卫生条件相对有限,文化习俗与饮食习惯等可能也不利于限制疾病传播,所以肠胃药和抗生素类药剂的需求也比较大。


《中国投资》:对于未来在非洲市场的发展,瑞阳制药是如何规划和布局的?

王仕军:截至目前,瑞阳在非洲市场耕耘了将近20年时间。非洲也是我们海外发展战略中的主要出口市场。为了企业能够长期在当地市场实现良好发展,我们计划在未来继续打造和推广瑞阳制药自主品牌。

正如刚才所提到的,为了同时满足企业发展目标和国内外的法律法规要求,瑞阳一开始主要与包括人福医药在内的医药保健品公司合作,将代工生产和自主品牌的产品转运出口至非洲市场。作为人福药业在非洲市场的生产及供应合作商,我们主要为人福生产青霉素类和头孢类片剂、胶囊剂,各种小容量注射剂,以及一些解热、镇痛和降压功能的药剂。由我们生产的人福青霉素类和头孢类片剂在马里市场已经是比较畅销的品牌了。与此同时,一些瑞阳制药自主品牌的药品也通过人福的平台逐渐进入了非洲。

在市场布局方面,瑞阳目前主要以北部和南部非洲市场为主。我们能够满足这些地区较高的市场规范化程度和GMP执行水平,按照市场需求稳定供给医药产品,同时兼顾一些特殊的药物剂型。在非洲其他地区,如西部、中部和东部非洲,我们则主要通过国家采购、医院招标和代理分销渠道参与当地市场。

结合企业的发展阶段与当前的市场形势,我们认为还应继续加强自主品牌建设和终端销售渠道的推广工作。在与人福的合作过程中,我们也在学习和吸收他们在非洲市场的发展经验,探索在当地推广自主品牌的创新模式。下一步或许会尝试在当地建立办事处或分公司,做一些文化战略和本地医药代理业务等方面的探索,而后逐步向产品的终端推广环节推进。实际上,在一些非洲国家,我们已经在对瑞阳自主品牌进行整体推广,而不是以代工的方式进行。但从长远考虑,像人福那样在马里和埃塞俄比亚建立自己的工厂和人才培养体系,实现药品生产的本土化,也是瑞阳希望达到的目标。


编辑 | 肖静秋

设计 | 大   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