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市场化、科学化、本土化的中非农业合作之…

市场化、科学化、本土化的中非农业合作之路——安哥拉万博农场的成功密码


封面
文章

希望的田野
安哥拉江洲农业万博农场 
● 在安哥拉希望的田野上——专访江苏江洲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晋林  / 唐溪源

● 安哥拉是一片期待农业投资的热土——专访万博省希戈拉·绍洛安加市市长何塞·曼努埃尔·多斯桑托斯(José Manuel Dos Santos)   / 唐溪源  谷林丽

● “我的能力在江洲农业得到了全方位的锻炼和提升”——专访江洲农业万博农场安方经理西蒙·恩佐里(Simão Nzori)   / 谷林丽  唐溪源

●  希望的田野上盛开着公益之花——专访安哥拉泰州希望小学校长萨比诺·西蒙·巴胡(Sabino Simão Bahú)、沙希达姆社区医院院长路易斯·桑多琳娜·豪尔赫(Luis Sandolina Jorge)   / 谷林丽  唐溪源

● 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江洲农业安哥拉万博农场发展启示   / 唐溪源
●  市场化、科学化、本土化的中非农业合作之路——安哥拉万博农场的成功密码   / 李智彪

文|李智彪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

导读

许多非洲国家虽然农业资源丰富,但农业生产水平落后,粮食生产无法满足本国民众需求,进口粮食又面临外汇紧缺问题。在与中国开展各种经贸合作的过程中,许多非洲国家都渴望中国政府和企业能帮助它们开发农业

 


2022年3月中国“两会”召开期间,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曾特别策划了一个以中外合作共赢为主题的栏目,从多层面多维度展现中国企业助力一带一路签约国家发展经济的故事,江苏江洲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安哥拉投资建设的万博农场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之一,一时间受到国内各界广泛关注。在题为《安哥拉:“中国农场”助力非洲农业发展》的专题采访视频中,观众看到了一个个令人愉悦的画面: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长势喜人的玉米和剑麻,快速移动的大型农机,高耸入云的仓储设备,也认识了这家农场的投资经营者——江洲农业董事长朱晋林先生。不了解内情的观众肯定会认为,这样一家模范农场的经营商,肯定是一位懂农业经营的专业人士。但令谁也想不到的是,朱晋林先生在投建万博农场以前主要从事海外建筑工程承包业务,对现代农业经营基本是外行。那么,他又是如何从一个建筑工程承包商跃变为一家样板农场的投资运营商的呢?从本期《中国投资》策划采写的专访文章中,或许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至关重要的成功经验,可能对打算赴非投资的中国企业有参考意义。

投资目的地和行业的正确选择是关键的第一步。非洲大陆有50多个国家,国情民风各异,投资机遇和投资潜力更是千差万别。对于不了解非洲情况的中国投资者而言,如何选择投资目的地和投资行业其实是非常考验他们眼光和智慧的。当年朱晋林先生从熟悉的沙特工程建设市场转战安哥拉,只是在偶然的场合听说安哥拉市场可能很有商机。实际上这条偶尔获得的信息是含金量极高的投资信息。因为安哥拉自2002年结束长达27年的内战、进入战后恢复与重建时期以后,政局一直保持稳定,历届政府无不殚精竭虑致力于经济建设与发展。加上这一时期国际原油价格一直在高位运行,石油资源比较丰富的安哥拉连年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态势,吸引了大量外国投资商前往。当时最吸引外国投资者的投资领域是石油开采和各种基础设施建设,农业是不怎么受国际投资者青睐的投资领域。而实际上安哥拉拥有非常丰富的农业资源,历史上该国曾号称南部非洲粮仓,只是几十年的内战彻底摧毁了原先的农业生产体系和设施,导致安哥拉由粮食出口国变成粮食进口国。也因此,安哥拉政府极其重视农业开发,曾颁布《国家谷物生产促进计划》、《国家畜牧业促进计划》、《国家水产养殖促进计划》等政策性文件,并曾出台诸多优惠政策,鼓励外国投资者投资农业。这也是朱晋林先生决定投资万博农场时,不仅农场土地价格极低,甚至安哥拉政府还派出直升机带他随意挑选农场场地的主要原因。

商业化运营是投资项目可持续发展的核心要素。中国与非洲国家在农业领域的合作年头很长、形式多样,但坦率地说,绝大多数合作项目社会效益较好、经济效益欠佳,导致不少合作项目缺乏可持续性。而朱晋林先生在安哥拉从工程承包市场踏入农业领域,可以说首先是利益驱动的。按朱先生的说法,安哥拉粮食市场长期供不应求,当地的粮食和肉蛋等食品大多从国外进口,价格奇高,如当地的玉米价格比中国高约30%,这是诱使他投资农场的重要原因之一。农场初具规模后,朱先生又及时根据农场初期运营情况,并基于收入、成本、利润等企业核心营业指标的计算和思考,谋划出农场长期发展规划,即加大剑麻等高利润经济作物的种植,扩大养殖业规模,时机成熟时建设罐头厂、熟食厂等下游深加工企业,以增强农场盈利模式。其实,万博农场之所以能够在短短几年就发展成为一家受到中安两国各界共同关注的明星农场,与其当下已实现每年大约1000万美元的营收有很大关系。正是有了快速的投资回报,才有了农场逐渐步入良性发展轨道的资本,也才会给安哥拉政府和民众带来更多更大的福祉。

农业科技撑起高水平现代化农场布局。朱晋林先生本人过去长期从事工程建设业务,并不擅长农业,但也可能正是这个原因,促使他在投建万博农场的过程中格外注重科学化经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他选好农场场地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农场土壤带回国内,请江苏农科院的专家对土壤进行化验分析,以了解当地土壤究竟适合种植什么作物。接着是选择来自多个国家的100多种种子进行试种,从中挑选出最适宜当地种植环境的品种。农场的种植业大规模启动后,江洲农业又先后与江苏红旗种业公司、黑龙江农科院、广西农科院等国内农业科技企业和科研院所合作,并大规模引进播种机、喷灌机、收割机等现代化农业机械设进行田间作业。江洲农业还曾与中国农业农村部、江苏农牧科技职业学院合作,举办“助企出海”中非农业技术培训,为安哥拉培养农业科技人才。万博农场现已成为安哥拉现代化农场发展的样板,就连安哥拉本国官员和记者在参观完万博农场后也惊叹,没想到他们自己的国家还有这样一家高水平的现代农场。

本土化运营赢得当地政府和民众支持。中资企业能否为东道国提供更多就业岗位,协助解决当地就业难问题,是中非经贸合作进程中广受关注的一个问题,在很多情况下被视为是衡量一个投资项目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万博农场在这方面做得挺好,农场常年雇佣的当地全职员工有数十人,农忙时雇佣的临时工多达上百人,而农场的中国员工只有几人,主要从事技术服务工作。江洲农业还多次资助安哥拉学生到江苏农牧学校留学,希望为农场的后续发展培养更多专业技术人才。更难能可贵的是,农场的高管中也有安哥拉人,他就是安方经理西蒙·恩佐里(Simão Nzori)。西蒙是一位会说中文的安哥拉青年,曾在中国做生意,后进入万博农场做翻译。因他善于学习农业技术和管理知识,很快被提升为农场经理,负责农场的安保、公关和内部协调。有了这样一位安方经理,会极大激发农场所有安哥拉员工的主人翁意识,并自然而然把万博农场视为是他们自己的农场、自己的家,从而可有效缓解甚至杜绝不少中资企业面临的中国员工与非洲当地员工的矛盾与纠纷。加上朱晋林先生乐善好施,经常为当地社区捐赠各种改善民众生活的设施、设备,包括学校和医院等大型公益设施,更是让江洲农业这家来自中国江苏泰州的企业赢得了安哥拉上上下下的热爱与支持。

一带一路平台为中外投资合作提供有力保障。一带一路倡议是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加强中国与世界各国经贸合作关系的一项宏大政策主张,今年正好是这一倡议提出10周年。10年来,这一倡议吸引了世界上四分之三的国家和数十个国际组织参与,中国各级政府和企业更是不遗余力投入到一带一路共建大潮之中,从而在全国范围出现了一种政府和企业相互支持共建一带一路的良好局面,极大地鼓舞和保护了在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江苏省是全国经济强省、农业强省,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更是热情高涨。2015年江苏省财政厅等部门曾划拨30亿元人民币专款设立一带一路投资基金,对接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推进江苏企业走出去。2017年江苏省又组建由南京农业大学、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江苏农牧科技学院等单位组成的农业对外合作科技支撑与人才培训基地江苏联合体,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为走出去企业提供农业技术帮扶和员工培训。江苏省还曾成立江苏农业科技自主创新基金,鼓励江苏农业企业对接一带一路签约国家的现代农业开发项目。安哥拉是首批同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非洲国家之一,因此也是江苏省政府和企业重点关注的一带一路投资目的地。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江洲农业在安哥拉开发的万博农场项目也得到了江苏省政府的支持,项目最初框架协议的签署就有江苏省政府官员和安哥拉政府官员参与,后来该项目还被纳入江苏省建设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之中。朱晋林先生的家乡江苏泰州市也以万博农场的成就为荣,2022年推荐他当选泰州市第六届政协委员。泰州市统战部还推荐朱晋林先生被评选为第二届“泰州市友好使者”,以推进泰州市的对外友好交流合作。可以说,正是这种来自政府的支持,使朱晋林先生敢于将大笔资金、大量设备投入遥远的非洲农场开发项目,并在农场运营初期各种项目支出巨大的情况下,甘愿拿出工程建筑业务利润补贴农场支出。当看到自己投资的农场能为缓解当地粮食供应紧张问题做一点点贡献时,又让他充满了成就感、愉悦感。

非洲国家期盼有更多中国企业投资农业。粮食安全是事关一个国家民众基本生存权和国家经济安全、社会稳定的重大事项。2020年暴发的新冠疫情和2022年暴发的俄乌冲突,无疑对全球粮食安全构成空前挑战,非洲面临的挑战尤其严峻。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最新数据,全球44个缺粮国家中有33个是非洲国家,全非总饥饿人口接近3亿人,约占全球总饥饿人口的三分之一。非洲粮食危机的根源在于:许多非洲国家虽然农业资源丰富,但农业生产水平落后,粮食生产无法满足本国民众需求,进口粮食又面临外汇紧缺问题。因此,在与中国开展各种经贸合作的过程中,许多非洲国家都渴望中国政府和企业能帮助它们开发农业。朱晋林先生投资安哥拉农场的例子可以说是一个生动例证。

朱晋林先生从工程建设领域转战农业领域,并在短时间内大获成功,也给大量在非洲国家艰难打拼的工程承包企业一个启示:它们似乎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越来越少的工程建设项目争得头破血流,甚至以低于成本的标价去竞标。把视野放开阔,在农业开发条件良好的非洲国家去尝试投资农业项目,并利用自身在工程建设领域的优势,破解制约大多数非洲国家农业开发的难题——农业基础设施短缺困境,众多合作双赢的项目或许会展现在中国企业面前。更进一步,如果不擅长农业但擅长基建的企业能与不擅长基建但擅长农业的企业强强联手,那么非洲农业投资领域可能更有潜力可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