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江洲农业安哥拉…

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江洲农业安哥拉万博农场发展启示


封面
文章

希望的田野
安哥拉江洲农业万博农场 
● 在安哥拉希望的田野上——专访江苏江洲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晋林  / 唐溪源

● 安哥拉是一片期待农业投资的热土——专访万博省希戈拉·绍洛安加市市长何塞·曼努埃尔·多斯桑托斯(José Manuel Dos Santos)   / 唐溪源  谷林丽

● “我的能力在江洲农业得到了全方位的锻炼和提升”——专访江洲农业万博农场安方经理西蒙·恩佐里(Simão Nzori)   / 谷林丽  唐溪源

●  希望的田野上盛开着公益之花——专访安哥拉泰州希望小学校长萨比诺·西蒙·巴胡(Sabino Simão Bahú)、沙希达姆社区医院院长路易斯·桑多琳娜·豪尔赫(Luis Sandolina Jorge)   / 谷林丽  唐溪源

● 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江洲农业安哥拉万博农场发展启示   / 唐溪源
●  市场化、科学化、本土化的中非农业合作之路——安哥拉万博农场的成功密码   / 李智彪

文|唐溪源  本刊研究部、外交学院

导读

农业是中非合作的传统关键领域与重要利益交汇点。非洲适合发展农业,非洲也亟需发展农业

 


农业是中非合作的传统关键领域与重要利益交汇点。非洲适合发展农业,非洲也亟需发展农业。非洲耕地十分资源丰富,陆地面积占世界陆地面积的1/5,可耕地面积达7.71亿公顷,而目前实际耕种面积仅占可耕地面积的27%。非洲气候条件十分利于农业生产,年平均温度在20℃以上,大部分地区的年降水量在1000毫米以上。在这样一个超过14亿人口的广袤大陆,农业是非洲大部分地区农村人口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总就业人数的一半以上。然而,由于各种原因,非洲在农业领域面临诸多挑战,巨大潜力尚未显现。与之优越的自然禀赋形成反差的是,非洲当前是全球粮食最不安全的地区之一,其粮食对外依赖程度正在不断加深。

中国高度重视农业发展,多年来积累了宝贵的农业发展经验和技术,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中国有能力也有意愿帮助非洲将其丰富的资源优势转化为现代化农业的发展优势。2021年在达喀尔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极具建设性,习近平主席宣布了包括支持非洲农业发展和现代化在内的“九项工程”,中非农业合作的战略意义进一步提升。在中非合作论坛成立后的二十余年中,中国与非洲在农业合作方面实施了诸多卓有成效的项目,合作方式、合作主体与合作内容都不断拓展,走向成熟。

中非农业合作在战略上呈现需求高度契合、优势高度互补的有利局面。当前,中国对非洲农业部门的直接投资正在迅速增长,私营部门的作用日益突出。在此形势下,无论是投资者、研究者还是决策者,都需要寻找在非农业投资领域有分量的成功案例,分析总结其有益经验与做法,为对非农业投资的提质增效提供参考和借鉴,而江洲农业在安哥拉建设的万博农场,就是这样一个宝贵的案例。

短短六年时间内,万博农场从一片荒地发展为一个基础设施较为完备,技术水平成熟先进,种养加工一体化初具雏形,有效种植面积达2000余公顷,年产值达1000余万美元的大型农场,这在条件落后的非洲已经十分难能可贵。尽管万博农场当前还处于发展初期,其经济效益还未充分发挥,但它却向一棵向阳生长的新苗,让人一眼就能感受到其散发的勃勃生机。

 


⬆ 万博农场一望无际的玉米种植基地

 

供给非洲,供给人类

江洲农业董事长朱晋林决定在安哥拉投资农场时考虑的首要问题,就是农场的目标市场是哪里。通过调查后,他的结论是农场产出的成果,要优先用于缓解当地人民的粮食紧张问题。为非洲国家提高粮食自给率,解决粮食短缺问题,是中非农业合作中一个必须把握的利益结合点。万博农场在开办过程中,得到了安哥拉从地方到中央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土地审批、农场选址、产权归属、税收政策等方面都给予了许多优惠,其中固然有各级政府的不同考量,但有一个愿望、一个要求始终被安方强调着,即要用切实的投资提高安哥拉本国的粮食自给能力。中国驻安哥拉大使在视察农场时也一再嘱咐,农场的产品一定要强调供应当地市场、供应安哥拉本国人民,这样才能达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最佳结合。江洲农业在安哥拉的投资,把握住了这条供应当地的主线,因而得到了各方大力协助,这是其建设经营过程顺利开展的重要外因。

对非农业投资要做到“供养非洲”,种植作物的品种也许精心选择,粮食作物的重要地位不容忽视。万博农场的主要可耕土地,种植的是玉米、马铃薯、水稻和大豆等作物,这既是出于发挥我国的种植技术优势和种业优势,又是考虑当地人民的饮食习惯和养殖饲料需求。农场的剑麻,主要种植在不适宜开垦为粮食耕地的山坡、沟壑等地区。不仅如此,中国非洲研究院的李智彪研究员还曾建议,我国的农业企业在非洲选择作物品种时,还要更多地考虑和照顾非洲人民喜爱的粮食,如木薯、饭蕉等等。这种以当地需求为第一导向的种植品类选择,与殖民时代欧洲殖民者只顾经济效益和海外市场需求,牺牲和损害当地粮食供需平衡的做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是中非农业合作的先进性、公平性和双赢性的体现。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非洲就是世界上人口增速最快的区域。如何用现代农业发展的成果供养非洲,是需要全世界共同考虑的重要议题。中国是一个地少人多的国家,保障粮食安全长期以来是国家的头等大事。正是因为中国人民深知对抗饥饿的艰辛,才能与正在受饥饿威胁的非洲人民产生高度的情感共鸣。在过去的几年中,曾经有别有用心的西方媒体、政客甚至学者宣扬中国在非洲大举投资农业、购买土地是为了将非洲生产的粮食运回中国。为此,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知名非洲问题研究专家布罗蒂加姆(Brautigam)教授曾著书《非洲将供养中国吗?》,专门驳斥这类谣言。通过她的调查,中国在非投资的各类农场,其最主要的供应对象是当地人民,中非农业合作切切实实地提高了非洲的粮食自给能力。而今天,万博农场的案例又再一次有力地支持了布罗蒂加姆教授的正确论断。

供养非洲,就是供养人类,非洲的农业先供养非洲,则将来可进一步供养人类。正如莫桑比克农业与粮食安全部部长伊吉诺·马鲁莱所言,“世界的人口正在增长,非洲是仅存的拥有可耕种田地能够养活世界的一片大陆。”

 

 
⬆ 安哥拉农业部长Afonso Pedro(阿西斯)(左二)率团队参观万博农场

 

设施配套,至关重要 

非洲发展农业的优越条件得到了各方的广泛认可,但在非洲投资农业失败的案例却数见不鲜,其中最大的症结究竟在何处?许多经验表明,在非洲的土地上种出粮食并不难,难的是使这种农业生产高效的进入经济循环汇中,正如开办万博农场的朱晋林先生所言,关键在于“配套”。

非洲国家基础设施的发展水平普遍落后,且区域间极为不平衡,少数较为先进和完备的设施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及其周边,而农场的位置往往较为偏远。这意味着农场的进场道路、电力、水利以及通讯、燃料、生活保障等设施都需要投资者自行修建,这往往超出了投资者的自身能力,或者将显著地增加投资成本。笔者曾经赴我国在中部非洲某国设立援建的农业示范中心参观考察,该示范中心就饱受电力供应不稳之苦。当地政府承诺的农业用电线路迟迟未能兑现,导致农场内修建的抽水站和混凝土水渠长期无法使用,最终荒废。而农场自身的灌溉用水,只能用柴油抽水机解决,既费时费力,又杯水车薪。在莫桑比克,也曾有过中国投资的大型农场因当地防洪水利工程缺失而造成颗粒无收的案例。原料难以运入,生产的稳定性难以保障,产出农产品难以运出,是困扰许多非洲农场的难题。

分析万博农场的成功,不能忽略一个“特殊因素”,即朱晋林先生在自建农场之前,长期在从事工程建设业务,有自己的工程队伍和机械设备,且曾承建两个大型农场的交钥匙工程,这对于克服当地基础设施方面的不利因素具有先天优势,也是可遇而难求的商业机遇。万博农场的这一份经验具有启发性。我国在非洲基建领域具有很大的比较优势,有诸多世界知名的工程企业,不过这些企业未必对投资农业有兴趣,也不一定擅长经营大农业,其基建优势必须与擅长农牧产业经营管理的企业相结合才能发挥最佳效能。

解决非洲农业基础设施配套不足的问题,更需要从国家间合作的战略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对于大型农场而言,外部基础设施的延伸范围可以广至数百公里。殖民地时期的非洲种植园经济之所以能够运转,离不开殖民政府为其设计修建的配套基础设施,特别是专用的铁路和公路网络。当今,在中非合作蓬勃发展的背景下,中非双方有能力也有必要为农业合作项目设计和建造完善的配套基础设施,这样才能保障农业合作项目的成功。

 

义利兼顾、公私合营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非洲,农业投资的公共利益属性与商业属性始终是并存的,在特定情况下,前者的重要性还会高于后者。中国在与非洲国家开展合作的过程中,始终强调要坚持正确的义利观,将“义”置于重要位置。这种义利观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温饱和贫困问题是非洲人民的核心关切之一,中国出台的对非援助与合作政策,许多都以帮助非洲国家解决温饱,实现脱贫为目标,而农业项目是充分落实和利用这些政策利好的最佳抓手。相应地,要想充分享受政策利好,需要农业项目提高的公共利益属性。

万博农场在建设之初,由江洲农业集团独自出资建设和运营。朱晋林先生也坦言其在农场发展初期更倾向于独资建设,这样更能主动地把握农场的设计方案、发展方向和成长节奏。而在农场发展初具规模之时,江洲农业主动与江苏省知名国有企业红旗种业开展合作,并引入黑龙江农科院、江苏省农牧职业学院,计划将农场打造为国有资本与民营企业合作经营,产学研一体的示范性农业基地。通过这种方式,农场既能够用好、用足国家的各项鼓励与优惠政策,又能够有效地提高农场的公共利益属性,与国家战略更紧密融合,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与市场变化中为农场项目增强一份政治保障。

朱晋林先生设想的另一种在非农业投资模式也十分具有参考价值。他提议,在中非合作实施用工规模大、建设周期长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时,可以将附属农业项目作为社会公益元素写入协议,在修建工程的同时,于项目附近选择自然条件良好的地块建设大型农场,以粮食种植业、禽蛋肉鱼养殖业的产出供应项目人员饮食,这样既可以利用基建项目的机械、人员和技术优势建设农场,就近共用进场道路、电力和后勤设施,又能够节约基建项目采购食品的成本,还可以在项目完工后将运营已成熟的农场移交所在国政府或出售给当地企业,从而达到了增强当地粮食自给能力的良好效果。尽管这种模式的具体实施细节仍需周密设计,但其同样也是开展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积极合作的良好试验田。

长期以来,在非农业项目要获得成功,难点在于拿捏好项目公共利益属性与商业属性的“黄金分割点”。国家出台的各项支持和鼓励政策,意在培植项目服务于大众利益的能力,适当弥补其在商业利益上的损失。但这些扶持政策绝不意味着长期“输血式”支援,培养无商业可持续性的包袱项目。民营资本对项目的有效参与,正是对项目商业可持续性的有力支撑。

 

济民经世,归田园居 

远在五千年华夏文明的传承与熏陶之下,我们中国人的心中,既有经世济民的雄心壮志,又有归田园居的理想家园。万博农场的创办经历,让人们猛然发现,这一对看似“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精神追求,竟在一座遥远的非洲农场中实现了有机结合。

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倡议,是“经世济民”、“兼济天下”等优秀传统文化理想在新时代的生动表达。在非洲建设大型现代化农场,发展和传播先进农业技术,既能够帮助非洲国家人民解决吃饭问题,又能够在当地创造就业岗位,增加农民经济收入,是一件利国利民、利己利他的“双赢”举措。万博农场之所以受到安哥拉从总统至市长的各级政要和官员的照顾和青睐,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该农场为安哥拉农业与减贫事业带来的示范意义。尽管万博农场目前距离收回投资仍需一定时间,经营上还需以企业在工程领域的盈利资金用于农场投资,但朱晋林先生无论是在安哥拉还是在中国,都感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人士的敬重、钦佩与支持,这与他在非洲实实在在发展农业的事迹是分不开的。

“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唐代诗人王驾在归隐后描写田园美好生活的诗句,却能跨越千年,在万里之外的安哥拉万博农场找到现实图景。正如朱晋林先生所言,置身农场,在碧蓝的天空下看着一望无际、绿浪起伏的万亩良田,感受着清风拂面,鸟语花香,这是一种恬静、和谐的精神享受,令人心旷神怡,内心无比愉悦。对土地与田野的热爱,化为对农场的精心管理与经营,在成就事业的同时,也实现了“归田园居”的诗意梦想。

 

共享发展,共同富裕 

在非洲投资农场,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就是与当地农户和村民之间的关系。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固然美好,但并不能代表农场经营过程的全部。在市场不成熟、法制较为落后地区投资大型农业项目,往往会陷入与当地社区的土地争议、环境争议以及其它利益冲突。许多非洲国家都存在着两种土地所有制并存乃至重叠的情况,一种是基于国家法律所确立的官方土地所有制,另一种是基于传统习惯和长期事实占有所确定的所有制。投资者往往通过政府获得正式的土地手续,但这并不一定能得到当地民众的承认,有时甚至会出现多位“地主”同时声索同一块土地补偿的情况。面对这种情况,只能通过政府协助或当地酋长协调来解决土地争议,即便如此,也还需要考虑失地农民的生计问题以及周边社区的发展问题。万博农场每年在收获季节都会发生民众偷盗庄稼的情况,被盗粮食约占每年总产量的5%以上。面对这种情况,农场的管理者也十分无奈,只能一方面请求酋长加强管束和教育,另一方面加大巡查力度,但绝大部分情况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面对当地社区,只有以包容性的发展理念与周边民众共享发展成果,带领当地群众实现共同富裕,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双方的利益冲突问题。如果农场始终关起门来建设,将自身打造为内部先进但与周边隔绝的“孤岛”,那么其与本土力量的紧张关系将始终难以化解,为农场的长期稳定安全埋下隐患。对于此,朱晋林先生也有清醒的认识。数年来,农场不断积极地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不仅雇佣大批周边村庄的劳动力,还出资捐赠了一座可容纳1500名学生的希望小学,一个能为周边六个大型村庄提供诊疗服务的医疗所,并常年向当地居民、当地孤儿院捐赠粮食、食用油、衣物、现金和其它物资。在新冠疫情肆虐期间,江洲农业向当地政府和社区捐赠了大量的抗疫物资,得到了当地民众的一致好评。

要实现发展共享,共同富裕,江洲农业所需做的不仅仅局限于雇佣和捐赠。对于农场的长远规划,朱晋林先生的打算是,走合作化生产的道路。待农场的土地开发基本完成后,可以成立合作社,将土地分包给当地农户和本地企业,江洲农业方面主要提供种子、化肥、农机租赁和农技服务,并收购农户所产的粮食和经济作物,用于食品加工、养殖和统一出售。通过这种方式,农产将与周边民众形成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村民的收入将大幅提高,农场的长期运营也将得到充分保障。

 

 

结语: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 

在2023年2月于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召开的第二届非洲粮食峰会上,34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共同通过了《达喀尔宣言》,强调非洲各国同意将至少10%的公共支出用于增加农业投资,部署更强有力规划以提高农业生产力,实现粮食安全。与会非洲国家领导人承诺设立由各自国家元首担任主席的“总统高级别咨询委员会”,监督《粮食和农业交付契约》的执行情况,强调各国重中之重是提高粮食产量,并为此设定目标和时间表。这表明了非洲国家努力发展农业生产,提高自身粮食安全的决心,将为中非农业合作带来更多的机遇与空间。

江洲农业万博农场的实践经验表明,在非洲这片广阔的天地,农业投资与农业合作可谓潜力无限。这种广阔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地理空间上的广阔。万博农场占地一万公顷,土壤、水源、气候条件均十分优越,这样大面积的天然良地,在安哥拉以及非洲许多国家却只是稀松平常,大量具有高产潜力的土地仍处于抛荒和低效利用状态。加之非洲的人口密度很低,平均每平方公里16 人,不足世界人口平均密度的一半。这给了农业发展极大的空间容量。

其次,是政策空间广阔。发展农业、扶持农业已经成为许多非洲国家的重要国策,在江州农业筹建农场的过程中,可以深切地体会到当地各级政府和官员对于农业项目的重视和保护,享受到了许多优惠政策,以及特事特办的照顾。这表明农业投资十分符合当地政府和人民的期望,自然在发展过程中能得到更多助力。

最后,是市场前景广阔。非洲人口增长迅速,粮食缺口大,蔬菜和副食消耗量和种类都有很大提升空间。非洲的农产品供求关系,在可预见的较长一段时间内还仍然出于供不应求的状态,销售十分容易。此外,非洲农产品出口市场也极具商业潜力,在2021年的中非合作论坛达喀尔会议上,中国承诺“为非洲农产品输华建立‘绿色通道’,加快推动检疫准入程序,进一步扩大同中国建交的最不发达国家输华零关税待遇的产品范围,力争未来3年从非洲进口总额达到3000亿美元。”这进一步为非洲农产品的出售提供了便利与保障。面对诸多政策利好与历史机遇,投资者们更应把握机会,在非洲希望的田野上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