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南部非洲交通与经贸大通道——专访商务部…

南部非洲交通与经贸大通道——专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宋微



南部非洲交通与经贸大通道

——专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宋微

文|本刊记者 杨海霞



 导 读 

这是铁路客运历史上首次实现大西洋与印度洋的贯通,将极大地促进非洲区域经济发展,对于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具有积极意义。

● 促进南部非洲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

坦赞-本格拉走廊与“一带一路”

将中国标准带到世界

“坦赞铁路运营带动了周边农业经济的蓬勃发展,缓解了地区的粮食危机。与铁路未建前相比,铁路建成后,沿线地区的地貌发生了显著变化。荒芜人烟的草地或丛林转变为农场。汇集在坦赞铁路各个车站附近的丛林、土地,变成了水稻田、玉米地和香蕉园等小农经济区域。”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发展合作研究所宋微在接受《中国投资》采访时说,上世纪中国援建的坦赞铁路不仅支持了非洲的民族解放,更从各方面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建设。

近日,坦赞铁路和由中国企业承建施工的本格拉铁路实现了联通,7月30日,“非洲之傲”旅游列车从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出发,沿坦赞铁路,途经赞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通过本格拉铁路,抵达大西洋沿岸的安哥拉港口城市洛比托,完成了横贯非洲南部的一次铁路旅程。

“南部非洲区域这条铁路的互联互通,将形成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的国际铁路大通道,极大地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促进地区的政治稳定,打通中国与南部非洲的经贸线路,有助于中非之间共建一带一路。”宋微说。

促进南部非洲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

《中国投资》:本格拉铁路和坦赞铁路实现了通车,这是首次横贯非洲大陆、从印度洋直达大西洋的一次铁路联通。对于非洲而言,这样的一条远距离铁路大动脉的联通,尚属首次。从它的区位、沿线的资源禀赋、发展愿景,以及参与国际贸易、融入全球价值链的角度看,您认为这条铁路对非洲的意义是什么?能否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宋微:全长1344公里的本格拉铁路,西起大西洋港口城市安哥拉的洛比托,东至与刚果民主共和国接壤的边境城市卢奧,途经本格拉、万博、奎托、卢埃纳等重要城市,是安哥拉洛比托经济走廊的重要通道。该项目设计时速90公里,为该国有史以来速度最快的铁路。2019年7月30日上午,”非洲之傲”旅游列车从印度洋沿岸的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出发,沿途经过坦桑尼亚、赞比亚、刚果(金)和安哥拉四国,全程约4300公里,到达大西洋沿岸的港口城市洛比托。这标志着本格拉铁路实现了与坦赞铁路的联通,同时也是铁路客运历史上首次实现了大西洋与印度洋的贯通,从而诞生了非洲版“两洋铁路” 。

本格拉铁路与坦赞铁路实现通车对于非洲大陆的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一是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本格拉铁路通车后,不仅连接至刚果民主共和国,而且将在卢阿卡诺车站与规划建设的安哥拉至赞比亚铁路相连,进而与坦赞铁路相接,成为刚果民主共和国、赞比亚等内陆国家的重要出海通道,极大降低这些国家铜矿等资源的出口成本。并将通过与纳米比亚、马拉维、莫桑比克等周边国家铁路网接轨,实现南部非洲区域铁路的互联互通,进而形成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的国际铁路大通道,极大地促进区域经济发展。

二是促进沿海与内陆的人员与物资的流通。2019年7月非洲大陆自贸区正式启动,本格拉铁路与坦赞铁路的贯通极大的体现了中国支持非洲发展区域内贸易的决心。洛比托港是安哥拉主要贸易港口之一,交通走廊的建成,加速了沿海与内陆的人员和物资流通速度,加快了内陆省市对外的交流和合作步伐。同时,铁路的开通,能充分发挥大批量物资运输的优势,有效降低了当地群众的生活成本。

三是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本格拉铁路的修建使国内民众及周边邻国感受到了安哥拉政府战后重建雄心,稳定了安哥拉民心,对维持国内政治和边防稳定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坦赞-本格拉走廊与“一带一路”

《中国投资》:南部非洲与我国的贸易往来情况如何?从一带一路的视角看,通过这条铁路形成坦赞-本格拉走廊,将如何促进非洲与中国的互联互通? 

宋微:依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中国与安哥拉、南非、博茨瓦纳等12个南部非洲国家的贸易总额达到546.1亿人民币,其中,南非和安哥拉是中国最主要的贸易伙伴,黄金、钻石以及石油等资源能源类商品仍然是中国与南部非洲国家贸易的重要内容。

“一带一路”建设的稳步推进使得非洲国家开始以更大的热情分享中国发展的红利。于是,非洲国家开始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大力推动中非在共建“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快推进全方位合作,实现发展战略对接。根据非洲国家与地区多样化发展的特点,中国采取了自东向西、点线面相结合的渐进方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除埃及与南非两个重点国家外,中国选择了对华长期友好、政局相对稳定、经济增速快且一体化进展顺利的东部非洲国家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以及中部非洲的刚果(布)为产能合作的先行先试国家,然后顺势再向其他国家推进。到2018年8月底,共有埃及、南非、苏丹、马达加斯加、摩洛哥、突尼斯、利比亚、塞内加尔、卢旺达9个非洲国家先后与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还与埃及、阿尔及利亚、苏丹、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南非、莫桑比克、刚果(布)、安哥拉、尼日利亚、加纳、喀麦隆13个国家签署了国际产能合作框架协议。中国企业在上述19个国家大多有代表性合作项目实施对接,并已取得良好的阶段性成果,实现了合作成果的利益共享。

到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召开,开启了中非共建“一带一路”的新篇章。2018 年 9 月 3 日,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致辞中强调,要把“一带一路”建设与非盟《2063年议程》、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以及非洲各国发展战略相互对接。9月4日习主席宣布的《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北京宣言》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指出,中非将携手实施“产业促动行动、设施联通行动、贸易便利行动、绿色发展、能力建设行动、健康卫生行动、人文交流行动、和平安全行动”(简称“八大行动”),来共建“责任共担、合作共赢、幸福共享、文化共兴、安全共筑、和谐共生”(简称“六个共”)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北京峰会期间,共有非盟和27个非洲国家与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掀起了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建设的热潮,至此“一带一路”大家庭里的非洲成员已经达到37个。

而坦赞-本格拉走廊对于当前中非共建“一带一路”的积极意义在于:第一,有利于推动南部非洲区域内的经济交往。通过铁路的连接,建立一个强劲的工业经济,构建价值链,利用安哥拉、刚果(金)、坦桑尼亚、赞比亚丰富的工业原材料和能源资源。坦赞-本格拉铁路升级后,会成为一个世界级的、现代化的、具有高运载能力的交通运输物流基础设施,连接印度洋和大西洋,从而促进工业发展。第二,有助于贸易畅通,打通中国与南部非洲的经贸线路。坦赞铁路线是唯一一个通往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中心地带的铁路,本格拉铁路和坦赞铁路的联通,沟通了非洲大洋两侧的国家,让铁路运输成为成本最低的交通方式,成为第一选择。坦桑-本格拉铁路连接将具备足够的货物运输能力,在船只停靠在印度洋或大西洋海港的48小时内,实现海岸间的货物运输。此外,这条线路还与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对接,大大便利了中国与南部非洲的贸易往来。第三,有助于加强中非之间的政策沟通。这条铁路的联通也是中国、坦桑尼亚、赞比亚领导人及人民在解放斗争和经济领域团结一致的永恒的象征。中国、安哥拉、刚果(金)、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现任领导人和人民应秉持实现共同繁荣的团结精神,携手整合“一带一路”倡议、南共体发展走廊和空间发展倡议,实现互利共赢。发起并推进南共体与中国的国际发展合作的强烈政治意愿是实现“一带一路”倡议和南共体一体化发展的前提和必要条件。

将中国标准带到世界

《中国投资》:这两条铁路都是中国帮助修建的,坦赞铁路是上世纪中国人民在自己还很困难的情况下帮助非洲国家修建的。而本格拉铁路也是中国企业在克服了很多现实困难的情况下在其旧线路进行了重新建造。铁路是拿不走的、主要惠及当地的基础设施,中国企业在非洲修建了很多的铁路设施,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该如何把握机会,在建设非洲的同时也体现自身的利益?

宋微:是的,坦赞铁路是中国在非洲援建的第一条铁路,也是迄今中国最大的援外项目。坦赞铁路是上世纪中国人民在自己还很困难的情况下帮助非洲国家修建的。尽管以提供大额无息贷款的方式援助坦赞铁路给中国经济造成了一定的负担,但是中国以实际行动展现了支援非洲的反帝反殖斗争、帮助非洲国家经济建设的决心,赢得了非洲各国的认可和信任。这条被称“自由之路”。而通过援建坦赞铁路,中国对非洲的战略定位开始突破冷战思维,将对非政策纳入到第三世界间的南南合作范畴。毛泽东主席在接见1974年再次访华的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明确提出了“三个世界”理论,着重突出了第三世界的重要作用。根据这一战略思想,中国政府明确地把加强同第三世界的团结与合作作为自己外交政策的重要内容。上世纪70年代,中国的对外政策开始逐步调整为强调反对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从而为推动国际社会的多元化、民主化、进步化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而从经济角度讲,援建坦赞铁路支持了非洲的民族解放和经济建设。坦赞铁路运营带动了周边农业经济的蓬勃发展,缓解了地区的粮食危机。与铁路未建前相比,铁路建成后,沿线地区的地貌发生了显著变化。荒芜人烟的草地或丛林转变为农场。汇集在坦赞铁路各个车站附近的丛林、土地,变成了水稻田、玉米地和香蕉园等小农经济区域。坦赞铁路促进了商品的流通。除了铜产品出口受限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以外,坦赞铁路也活跃了城乡贸易,方便了百姓出行,将民众需要的日用轻工产品在各地间输送,打开了新的售货渠道。

而本格拉铁路的旧线为葡萄牙殖民者建造,后毁于战火。安哥拉内战结束后由中国铁建二十局采用中国标准重新建造,2014年8月该铁路重建工程全线完工,2015年2月建成通车。本格拉铁路项目历时十年,总投资约18.3亿美元。而修建本格拉铁路最大困难来自于地雷。据联合国统计战后的安哥拉埋有1500-2000万颗地雷。大家可能还记得,英国已故王妃戴安娜在去世前曾亲赴安哥拉做扫除地雷的宣传,希望引起国际社会对该问题的关注。而许多没有引爆的地雷集中在本格拉铁路沿线,因此本格拉铁路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工程”,铁路每向前延伸一米,都要由安哥拉国家排雷局先行开道。此外,修建过程中,中企员工还面临着疟疾、血吸虫等威胁。尽管面临种种困难,中国工程技术人员仍然出色的完成了工程建设,并把中国标准推向了非洲大陆。

对于中国的工程建设者来说,过去我们希望通过高质量的援建项目为中国国有企业竞标承包工程打下了信誉基础。在工业化发展进程中,非洲亟需大规模建设各类设施。除了中国的援助外,世界银行、非洲开发银行以及欧盟等也积极支持非洲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同时非洲政府也通过多种融资方式投资工程建设。中国企业多年来承建中国对非洲的援建项目,在非洲从事工程建设的经验丰富,再加上中国援建项目过硬的工程质量以及建设速度和成本优势使得中国能够在公开招标中脱颖而出。截至1991年底,中国同该地区非洲国家共签订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合同2000余个,承包劳务人员8300余人,其中承包工程人员5600多人, 领域涉及工业、农业、林业、建筑、水利、电力、交通、教育等部门。当前,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需将中国的标准带到世界。而此次本格拉铁路的建设非常值得中国企业借鉴。该项目由中国铁建二十局集团EPC(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从设计到施工全部采用了中国铁路的建设标准,其中,将钢枕换成枕木,本格拉铁路将114处80米小转弯半径改为150至300米,将时速提至90公里。在施工方面,中国企业通过采用太阳能供电解决了沿线电力供应不足的难题,通过敷设防白蚁光纤导线避免了非洲地区白蚁啃噬电缆。而且钢轨、水泥等建筑材料、通讯和大型机械设备等全部从中国采购,包括铁路建成投入运营后的机车、车辆等也由中国企业提供,共带动进出口贸易达30多亿元人民币。

编辑 | 杨海霞

设计 | 李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