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封面故事 > 密切磋商 务实行动 共图发展——专访中…

密切磋商 务实行动 共图发展——专访中国前驻南非大使、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



密切磋商 务实行动 共图发展

——专访中国前驻南非大使、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

文|张梅  本刊记者

 导 读 

从中非关系发展的历史上看,非洲是蕴育中国外交理念的一片沃土,也是实践这些理念的基地。正是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中国与非洲国家领导人共同发表了关于建立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北京宣言》。中非合作论坛成为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抓手和平台

搭建重要平台,树立鲜明旗帜

开展适合非洲需要的合作

共建中非命运共同体的路径和抓手

创新突破 百尺竿头

搭建重要平台,树立鲜明旗帜

《中国投资》:今年是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二十周年。作为论坛创建的见证者、亲历者,请您回顾一下论坛创建的背景。

刘贵今:中非合作论坛第一届部长会议发起期间,我担任外交部非洲司司长,亲自参与了论坛的酝酿,筹备,召开和后续行动。

中非合作论坛的建立缘起于1999年春天,马达加斯加外长利娜·拉齐凡德里亚马纳纳的那次访华。当时,马达加斯加外长与时任中国外交部长唐家旋会谈时提出,中国与非洲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双方建立多边合作机制的时机已经成熟。 

于是,外交部根据这一建议,立即组织相关部门召开讨论会。会后,就建立中非多边合作机制的必要性达成三点共识。

首先,建立多边合作机制是形势发展需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非洲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遇到巨大挑战,而西方国家在非洲推行经济结构调整,鼓励私有化,使非洲国家深受其害,造成大量失业,社会动荡,战乱和经济发展停滞,甚至下降的状态。这种现象被认为是非洲失去的两个十年。有些西方媒体把非洲称为黑暗的,没有希望的大陆。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半叶,情况好转,非洲逐渐走出困境,发展前景向好。这种情况下,中非合作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其次,是加强中非合作的需要。中非合作在几十年历史进程中取得丰硕成果。但是,非洲国家尽管发展趋势向好,仍然面临发展瓶颈和难题。具体为三大难题,一是资金缺乏,二是基础设施落后,三是人才和技术缺乏。中国可以在这些领域加强对非合作,为助推非洲发展做出更大贡献,所以,从加强合作的意义上讲,我们与需要建立合作机制。

第三,是开拓创新的需要。因为,在马达加斯加外长提出建议前,我们也在思考一个课题,就是在新世纪到来之前,如何在对非工作的思路上不断开拓创新,如何把更加健康,更加蓬勃强劲的中非关系带向崭新的21世纪,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过去,中非合作更多体现在双边层面,具体合作项目和具体国别,而多边合作方面,我们缺少一个机制,一个平台。

因此,正是由于形势发展的需要,中非合作的需要,对非工作开拓创新的需要,中非合作论坛的创建恰逢其时,时机成熟,我们有必要在中非合作领域树立新的旗帜。

《中国投资》:中非合作论坛建立二十年,您认为这一机制有哪些重要意义?

刘贵今:当初与非洲国家共同发起建立论坛时,我们的确没有想到,能取得今天这样巨大的成功,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概拓其意义,我想用三个词形容。一是有效机制,二是重要平台,三是鲜明旗帜。

首先,基于国内对非工作而言,我认为,中非合作论坛是有效机制。中非关系和中非合作问题涉及到多个国家部委,机关,多领域协作的问题。不同部门对非工作及对非合作,存在碎片化问题,不同部门考虑事情的先后顺序,角度均不同,如何有效协调不同部门,使之形成一股合力,共同做好对非工作,始终是我们面临的有待解决的问题。而论坛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机制,是对非合作的助推器。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论坛能够解决许多平时无法很好解决的问题。论坛每三年在中国与非洲国家轮流召开会议,总结过去三年的成果,谋划未来三年工作的蓝图,同时,由于非洲各国元首以及各政府机构的高度重视,从而使许多得不到解决的问题在会议上迎刃而解。

比如,第一届部长级会议召开时,我们心存担忧。因为,当时国际上已存在一些对非合作的多边机制。但都是清谈馆,没有发挥有效作用。那么,中非合作论坛能否发挥有效作用,中国能够作些什么事情,是我们考虑的问题。

当时,由于沉重的债务负担压得非洲国家喘不过气,面临发展大好的形势毁于一旦的挑战,因而,减免债务成为非洲国家迫切的愿望和呼吁。为此,我们计划减免非洲最不发达国家,贫困国家的债务,但在国内遇到阻力。因为有人认为,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我们并不是非洲债务问题的始作俑者,因此,解决非洲债务问题不是我们的责任。最终我们利用论坛这一平台作为成果,宣布减免非洲重债贫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100亿元人民币债务,非洲国家的高度拥护以及国际社会的高度赞扬,同时,也发挥了很好的带动引领作用,使非洲主要的债权国——西方发达国家面临巨大压力。

其次,从中非双方平等磋商的角度看,中非合作论坛的确是有效平台。当时,中国与非洲40多个国家建交,我们不可能每年接待过多非洲国家元首官员来访。因此,可以利用论坛的有效机制,包括后续行动委员会,部长级会议等,定期协调并解决中非之间共同关心的问题,以及中非合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双方达成的合作文件,共识,也可以通过论坛推动执行。同时,非洲国家也纷纷效仿论坛,成立协调委员会,协调本国外交部,商务部,财政部,交通部等,从而使中非合作论坛达成的成果得到有效落实。另外,论坛每三年一届的部长级会议之间,我们还举办外长级会议,双方外长就双方外交政策问题进行磋商,从而起到双边机制无法取代的作用。

第三,论坛是一面鲜明的旗帜,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引领作用。论坛彰显中非合作平等互利和言必行,行必果的原则,并且增加中非关系的透明度。因为,每届首脑会议都会出台中非合作的举措,同时,在会议期间,公布中非合作的成果,明确未来三年合作计划。正是由于论坛机制的透明,公开,引起世界其它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纷纷效仿。如,印度成立了印非论坛,巴西成立了巴西非洲论坛,韩国成立韩非论坛,并且其机制建设也效仿中非合作论坛的作法。如,日本的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每五年召开一次,每次均在日本召开。继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后,非洲国家纷纷向日本提出,应该仿照中方的做法,在日本与非洲国家间轮流举办会议,从而体现双方平等。日本同意后,东京国际会议改为在日本与非洲国家间轮流召开,并且改每五年召开为每三年召开一次。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2000年部长级会议”于2000年10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隆重举行。 (新华社 樊如钧摄 )

开展适合非洲需要的合作

《中国投资》:论坛发展至今,一定有许多收获,不论是经验还是教训。

刘贵今:我认为,论坛的成功归结于三条经验。

第一,坚持平等协商,平等相待。论坛的发起缘于非洲国家领导人的建议,随后得到中方的响应,筹备期间中国与非洲国家协商,得到非洲国家积极反馈,而且非洲国家对建立中非合作论坛的态度比中国更加积极。比如,2000年第一次部长级会议前,我们就会议文件草案广泛征求非洲国家意见。中方希望论坛暂不形成机制化。计划三年召开一次部长级会议,两年后再召开高官会,会议期间再审议第一届部长级会议的成果,然后再研究论坛是否机制化,如何机制化问题。对此,非洲国家高官强烈要求论坛机制化,他们认为,中非共同搭建这一平台是具有生命力的,一定会成功,应该形成机制化。就此,中非双方进行长达两天两夜的艰苦磋商,面对在那些对论坛信心满满的非洲国家的高官们,我们经紧急请示上级,同意立即将论坛机制化,每三年在中国与非洲国家轮流召开一次部长级会议。由此看来,论坛不是以我为主,强加予人,而是体现中非平等的原则,这也是论坛发展至今,不断强大的坚实基础。

第二,互利共赢。论坛始终本着这一理念,帮助非洲国家在基础设施,农业现代化,工业化等重点领域快速发展。同时中国企业,中国标准,中国商品也大量进入非洲,中国对非投资和中非贸易迅速增长,中国在非洲的影响日渐扩大。

第三,与时俱进。伴随着中非合作的不断发展,我国对非合作的重点领域,模式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如,非洲的和平与安全问题,起初并没有引起更多重视。我们认为这是非洲国家的内政问题,而中国的外交政策是不干涉别国内政,但是,非洲国家越来越重视这一问题,他们逐渐认识到,没有和平安全的环境,任何发展计划,方案都无法落实,而中国始终坚持不干涉其它国家内政的外交政策,因此,在近些年的国际会议上,非洲国家希望中国能够在非洲和平安全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和平与安全问题日渐成为论坛的重要领域。在这一领域,我们为非洲培训了大量的人才,派出维和部队,包括作战部队。

另外,2015年约翰内斯堡峰会,中国提出的中非合作十大计划中,工业化合作计划,得到非洲国家的高度赞赏。但同时,他们认为,农业的发展对非洲更加重要。因此,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时,中国提出“八大行动”计划中将农业列为产业促进最重要的领域,得到非洲国家的认可。

非洲国家存在大量失业问题,因此,增加就业也是非洲国家高度重视的问题。为此,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中国提出鲁班工坊计划,非洲能力建设计划,帮助非洲国家能力建设,包括治国理政,技术技能培训等。

上述种种表明,应视非洲国家发展的需要,发挥中国优势,不断调整中非合作的重点领域,更加务实地帮助非洲发展。

共建中非命运共同体的路径和抓手

《中国投资》:2018年,习主席在北京峰会上曾提出,中非共筑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您认为,未来,中非合作论坛如何在共建中非命运共同体中发挥重大作用?

刘贵今:从中非关系发展的历史上看,非洲是蕴育中国外交理念的一片沃土,也是实践这些理念的基地。我国许多对外重要的理念,如对外援助的八项原则,是在非洲首先提出的,“真实亲诚”四字箴言以及“中非从来就是命运共同体”都是习主席于2013年担任国家主席后首访非洲提出的,这些成为新时代中非关系的重要指引,也丰富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念。正是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中国与非洲国家领导人共同发表了关于建立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北京宣言》。中非合作论坛成为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抓手和平台。

创新突破 百尺竿头

《中国投资》:对于未来前景,论坛还需要哪些方面进行创新突破?

刘贵今:为了使论坛的发展百尺竿头,得到更好发展。我认为应该在以下几方面着力:

第一,与时俱进,可持续发展。是我们面临的永恒命题。因此,论坛需要中非双方共同努力,这是1+X机制。要实现中非可持续发展,需要我们不断根据中国与非洲国家不同国情与需求,发挥各自最大优势,取得更有效的合作成果。如在和平与安全,农业发展,提高就业等领域继续加大投入,同时加强文化交流,增进相互了解。

第二,精细化发展。深化细化对非工作。中非合作最缺少的不是项目,也不是资金,而是符合非洲国家国情需要的合作。根据各国发展的轻重缓急,优先领域,发挥我们的优势。非洲54个国家的特点各有不同,好钢用在刀刃上,将资金用在最需要的项目上,使其发挥最大作用。

第三,中美关系对中非合作,以及论坛的发展具有潜在影响。美国已正式宣布其对非政策是遏制中俄,如其出台更多具体举措,并逼迫非洲国家“选边站”,将对中非关系发展产生消极影响。因此,我们需要面对更加复杂的国际形势,做好应对之策,有备无患,防止来自超级大国蓄意破坏与挑拨。但是,我相信非洲国家不会轻意上当,中非合作走到今天,不可能轻意被逆转,或停滞不前。

编辑 | 张  梅

设计 | 高  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