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埃及外汇管制政策变迁及其启示

埃及外汇管制政策变迁及其启示

文| 黄超  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

导读

“1953年至2024年间埃及外汇管制制度经历了多次变化。但有如下规律:建构性外汇管制制度实施快、转向急、长期存在。除非回应特殊政治经济状况,外汇管制政策趋向宽松;特殊情况下收紧后,也会相机再放松。” 


埃及外汇管制政策的历史变迁

外汇管制政策变迁规律及对中国在埃企业的启示

 


历史上埃及饱受外汇储备不足的问题困扰,该问题一直延续到当代。1965年以来,埃及通过货物或服务出口赚取的外汇始终无法满足进口需求,更不必谈偿付国际债务。据中国商务部信息,2023年6月底埃及国内银行的净外国资产赤字激增125%。外汇管制政策始终是埃及货币政策中重要的一环。由于埃及的外汇管制政策相对严格且波动性较强,给中国在埃企业的贸易活动造成不确定的风险。但政策变化整体连贯,有利于外商投资,总结变迁规律可为我国在埃企业的贸易活动提供参考。

 

埃及外汇管制政策的历史变迁

(一)全面管控外汇阶段(1952~1972)
1952年纳赛尔执政后,国家走上进口替代工业化道路。内向型经济要求严格限制进口、鼓励出口,以累积外汇储备进口发展必须的工业设备和原材料等。埃及《1953年第156号经济发展项目投资法法》规定现存的外资企业每年只许遣返10%的利润,1954年修订后,法律允许外资企业遣返全部利润,但必须自行筹措外汇。1961~1965年,国家进入社会主义转型阶段,实行大规模国有化和全面经济干预,外汇管制更加严格。

(二)放松外汇管制阶段(1973~2010)
萨达特执政后,国家施行了“开放政策”,其宗旨是扩大对外开放和积极吸引外资投入;还进行了私有化改革,使私营企业成为国民经济中重要的力量。为了鼓励私营企业自主经营,政府允许企业以自行筹措外汇的方式通过进口获得生产的必须原材料,进而于1973年9月宣布建立平行外汇市场以满足私营企业对外汇的需求。该市场由政府主导,央行按照高于国际汇率的价格买入外汇,再少许提价后卖给商业银行,供企业兑换。平行外汇市场的资金来源主要依靠旅游收入、苏伊士运河收入和侨汇。1974年政府建立“自筹外汇”制度,允许进口商通过中央银行以外的途径自筹外汇,主要是通过平行外汇市场。无论作为中间商还是最终用户,进口商都可以略高于平行外汇市场的价格直接从海外劳工手中购买外汇。

1974年6月颁布的《1974年第43号外国对埃投资法》规定投资方必须自行筹措外汇完成在埃投资项目。投资仅限于能带动埃及产品出口、提升科技和管理能力的项目。项目所需外汇应通过埃及银行流入埃及,并按官方汇率折算成埃磅。项目完成后,遣返利润须通过埃及银行,并按当时汇率折算成美元。《1976年第97号打击脱离海关监管走私货物法》规定海外银行和合资银行可从事外汇业务,可直接吸纳埃及公民存款,并将外汇转移至海外。《1977年第32号埃及投资、自贸区法修订案》规定外资企业可按当时最高汇率将利润遣返,外资企业可以埃磅购买外汇,可在埃及境内通过销售产品获得外汇,可在平行外汇市场购买外汇。该法还扩大了允许投资的领域,海外资本可以在埃及境内所有领域投资。

1981年穆巴拉克执政后,政府进行了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致力于稳定商业环境,促进商贸发展。1992年埃及和美国签署《埃美双边投资协定》,规定了双边贸易可按实时汇率以可兑换货币结算。国家于2003年颁布了《2003年第88号中央银行、金融机构和货币法》,该法是当代埃及外汇管制的法律既是。根据该法律,外资企业可遣返全部利润,以鼓励境外直接投资。国家建立了快捷的外汇遣返系统,跨境汇款一般在两天之内可到账。它还规定个人和企业可在埃及境内银行账户中持有外汇;个人可购买外汇或跨境汇款;个人和企业均可从事外汇交易,但须通过中央银行批准的银行或外汇管理局办理,并在中央银行的监管下进行。银行给予购买“基础商品”优先权。

(三)外汇管制政策反复阶段(2011至今)
2011年阿拉伯剧变席卷埃及,国家外汇储备由2010年12月最高点的360亿美元跌至2012年6月最低点144亿美元。在此期间,政府为避免资本外逃加重经济危机,且希望保持充足的外汇储备,故重新收紧外汇管制。2011年1月央行限制个人兑换外汇和跨境汇款额均不可超过10万美元,此举为防止资本外逃。穆尔西继续执行2011年的严控外汇政策,以积累外汇储备,2012年埃及央行向各商业银行拍卖美元,2013年又多次向商业银行拍卖美元。2014年塞西上任后,致力于通过扩大基础设施投资的方式拉动经济增长,国家需要累积外汇储备以保持国际收支平衡。2014年中央银行实施外汇款管制,规定个人一年向境外汇款的额度为10万美元。 2015年3月中央银行规定个人和企业在银行外汇现金缴存日限额为1万美元,月限额为5万美元;禁止国内银行间外汇转账。

2016年起,埃及经济形式趋于稳定,为营造良好的环境吸引外资,外汇管制制度开始放松,2016年1月26日,央行放松对高优先部门的存款限额,取消了每日1万美元的限额,将月限额提高至25万美元。 2016年2月15日,央行再度放松存款政策,对于符合要求的有重大需求的出口行业,月存款限额提高至100万美元,并取消日限额。2016年3月8日,央行取消了对个人存款的额度限制;9日,央行取消了对用于进口“基础商品”公司的存款限制。2016年11月,央行采取自由汇率政策。2017年6月14日埃及央行宣布取消个人跨境汇款年限额10万美元的外汇管制措施。

新冠疫情后,埃及的外汇来源大幅削减。其传统的三大外汇来源:苏伊士运河收费、侨汇收入、旅游业收入都在不同程度受到冲击。其中旅游收入受冲击最大,据埃及央行统计,2021年收入仅为疫情前2019年的40%,2023年才终于恢复并略高于2019年水平。但防疫开支和到期债务偿还支出压力不减,导致外汇赤字巨大。2023年8月埃及国内银行的净外国资产赤字达25.9亿美元。

埃及中央银行于2023年5月14日出台“关于更新外汇公司经营许可、监督和监管的规则的规定”,旨在提高公司的业绩和管理效率。但从本质讲,新规对外汇流动监管力度更大。2023年10月起,埃及境内银行陆续落实埃及央行于2022年12月发布的“关于银行持卡人海外消费限额的规定”。如汇丰银行将月提款额度从1500美元降至1000美元;埃及银行(Banque Misr)根据持卡种类将月消费限额设置在100~400美元之间;埃及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Egypt)据持卡种类将月消费限额设置在1万~10万埃镑等值外汇之间,将月外汇提现额设置在2500~10000埃镑等值外汇之间。

 

外汇管制政策变迁规律及对中国在埃企业的启示   

1953年至2024年间埃及外汇管制制度经历了多次变化。但总结可发现如下规律:建构性外汇管制制度实施快、转向急、长期存在。除非回应特殊的政治经济状况,埃及的外汇管制政策趋向宽松;在特殊情况下收紧后,也会相机再放松。基于上述规律可获得三点启示。

第一,埃及外汇管制政策服务吸引外资的取向始终没变。整体而言,自从1971年萨达特执政时期开始,埃及政府趋于放松外汇管制,以鼓励吸引外商投资。2011年茉莉花革命后,虽然外汇管制政策多次收紧,但目的是稳外汇储备、防止资金外逃,而外汇政策服务投资的大方面仍未改变。因此2016年形势稳定后政府先后实施了浮动汇率改革和放宽外汇管制,目的是为苏伊士运河经济区招商引资。虽然目前外汇管制略微收紧,但政策的适用对象为埃及本国微观主体,不涉及外商。

第二,埃及外汇管制政策和汇率的波动性给在埃中方企业的国际贸易带来不确定性和风险性。埃及外汇管制政策极易受到的国际收支情况、外汇储备水平和对外经济部门运行状况等因素影响。建构性政策调整受政府偏好影响大,往往实施迅速、变化频繁,有时甚至缺乏连贯性,出现“朝令夕改”的情况。因此中方企业在埃从事国际贸易时除政治形势外,还要充分考虑经济形势,避免因政策突然转向导致国际货款无法结算或利润无法遣返。此外,埃镑兑美元汇率波动较大,企业应警惕利润的减少,甚至造成亏损等问题。

第三,“自筹外汇”政策不会取消,在埃从事贸易活动的中方企业须考虑自身的外汇储备问题。由于埃及长期处于外汇赤字,外汇管制不会取消,只是在度上相机微调,“自筹外汇”政策将长期存在。目前埃及政府要求外商自筹外汇进行贸易或投资活动,需要消耗企业自身的外汇储备,中国企业在进入埃及市场前要充分考虑自身外汇额度、外汇资产配置的机会成本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