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探索经济逻辑及其应用逻辑

探索经济逻辑及其应用逻辑

文|程翼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投资研究所

导读

经济与不经济的区别在于资源是否合理配置和有效利用;逻辑与非逻辑的区别在于,前者在排除主观因素后分析、推理、判断和总结规律,后者没有固定的认知,强调情绪、直觉、灵感和想象等非理性因素 


经济逻辑四象限:经济逻辑、不经济逻辑、经济非逻辑和不经济非逻辑

能量守恒与超额收益

确定性下,人工智能将主导经济逻辑

不确定性下,创新需要大样本数量的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

 


经济与不经济的区别在于资源是否合理配置和有效利用;逻辑与非逻辑的区别在于,前者在排除主观因素后分析、推理、判断和总结规律,后者没有固定的认知,强调情绪、直觉、灵感和想象等非理性因素。

 

经济逻辑四象限:经济逻辑、不经济逻辑、经济非逻辑和不经济非逻辑

经济逻辑是指经济的认知或行为叠加符合逻辑规则的认知方式。优点:运用科学、逻辑和推理分析经济现象中的规律和关系、预测经济趋势和制定经济政策。缺点:简化现实、短视和忽视非经济因素等。

不经济逻辑是指不经济的认知或行为叠加符合逻辑规则的认知方式。优点:探索未知领域,通常不考虑短期经济回报,而是利用逻辑推理来推动科技进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缺点:在公平、公正和价值取向等非经济因素的作用下,会形成资源配置不合理、价格机制不健全、贫富差距过大和社会福利不足等问题。

经济非逻辑是指经济的认知或行为叠加不符合逻辑规则的认知方式。优点:直觉、灵感和冒险精神等非逻辑因素可以驱动各种创新活动。缺点:个体的理性决策可能导致集体非理性结果和市场波动,信息不对称、垄断和外部性等因素造成市场无法实现均衡价格和最优资源配置,政策时滞和失效、市场不完全竞争以及政策制定者偏好等因素导致经济无法达到预期效果等。

不经济非逻辑是指不经济的认知或行为叠加不符合逻辑规则的认知方式。优点:冒险和创新创业、艺术和文化、产业升级和适当的政策干预可以促进经济增长。缺点:短视行为、情绪化决策、盲目跟风、错误信息引导和利益冲突等会阻碍经济增长。

 

能量守恒与超额收益

1.经济逻辑四象限均遵守能量守恒定律
能量守恒定律是物理学中的一个基本原理,指能量不能被创造或消灭,在总能量保持不变的基础上,能量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能量守恒定律可以被用来解释经济系统的运行规律,这就意味着推动经济增长的能量不能凭空产生。

一种方法是人类通过不同形式和各种创新从宇宙能量中转化而来。经济增长受到诸如自然环境、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和技术进步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形成一种复杂的能量转化和流动关系,各种形式的能量(如物质、信息、货币等)在不断转化和流动,并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和确定性。可持续的经济增长需要不断地创新和发展新的能量。

另一种方法是跨国家和地区,或在政府、企业和个人之间进行能量转化。通过劳动力、资本、数据、技术、管理、制度和政策等要素流动,实现物质、信息和货币等能量在国家、地区、政府、企业和个人之间不断进行动态重组和配置。国家和地区主要采用鼓励出口、限制进口和扶持本国产业等政策措施,政府主要采用计划和行政、财政和金融、以及市场和法律等手段,企业主要采用优化供应链管理、调整生产和销售布局、多元化经营、创新技术和管理以及建立共享平台等,个人通过增加收入来源、优化消费和储蓄、债务和投资等。

2.经济逻辑四象限的目标是实现超额收益
超额收益是指投资的收益率超过其基准指数或同类投资的收益率,即在相同风险下实现投资收益最大化,或在相同投资收益下实现风险最小化。

超额收益来源于垄断。在传统经济中,垄断有自然垄断、资源垄断、技术性垄断、策略性垄断和行政性垄断等。超额收益始于对自然资源、劳动力和资本的垄断,在边际效益递减规律的作用下,垄断的科技含量逐渐增加。随着互联网、物联网、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快速发展,数据垄断开始成为突出问题。

一方面,垄断的技术含量日益提高;另一方面,对垄断的技术含量的过度追求不断地挑战人类的认知极限。人类在扩大知识储备的基础上,通过对客观规律(包括经济学基本原理、理论和模型、经济数据和预测方法以及其它学科)不断持续地学习和改进,形成有利于能量转化的超额认知,并通过竞争在市场上变现成超额收益。

经济逻辑有助于分析和预测经济周期、产业周期和企业生命周期。不经济逻辑可以更好地理解国际经济政策和跨国经济现象、国家间经济关系和全球化动态、贸易协定和地缘政治对经济的影响。经济非逻辑在处理复杂系统、网络和生态系统的经济问题时,可以更好地理解这些系统的动态、相互作用和演化。不经济非逻辑有助于在创意产业和创新领域打破传统思维框架、尝试新的方法和路径、激发灵感和创造力。

 

确定性下,人工智能将主导经济逻辑    

确定性是指事件的发展存在事件树、概率分布或规律,可以通过计量方法找寻其变动规律,并对事件的未来发展进行预测。

市场经济是契约经济。除了现货以外,其它市场上的契约都是各种标准或非标准的远期、期货、掉期和期权合约,合约双方遵循“愿赌服输”签订各类合约。市场机制通过价格波动、供求关系等调节资源配置和能量转化,幸存者偏差不断推动和改善合约双方的认知能力、创新能力、品牌影响力、成本控制能力以及预测能力等,激励合约双方不断地修正认知和产生超额认知。

政策干预可以影响市场经济的运行和发展,一定程度上可以将经济波动的能量转化为可持续发展的能量。但过度的干预和调节会导致市场合约双方的盈亏出现大幅变动甚至反转,造成契约的履约度下降、市场失灵和效率降低。

确定性下,投资主体遵循经风险调整的收益最大化原则。由于收益和风险的概率分布都是确定的,不经济逻辑、经济非逻辑和不经济非逻辑的行为日益淡出,市场最终留存下来的大都是符合经济逻辑的经济行为。投资、投机和套利等行为不断驱使市场上的各类投资项目的超额收益归零,在边际收益递减规律的作用下,经济周期反复出现,收益率曲线会逐渐变平甚至倒挂,最终市场结构将从完全垄断、寡头垄断和垄断竞争过渡到完全竞争。

随着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人工智能在确定性下节约成本和提高收益的经济逻辑水平要高于人类。通过深度学习和数据分析、自动化和优化生产流程等,人工智能可以更有效地配置资源、提高生产效率、推动技术创新和业务创新、产生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推动经济增长。

 

不确定性下,创新需要大样本数量的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   

现实世界的本质是不确定性的,确定性只是一种例外或特例。不确定性意味着不知或所知甚少甚至根本就不存在事件树、概率分布或规律,因此无法通过传统的计量方法和经济逻辑来理解或预测未来的经济行为和经济走势以及做出决策。

不确定性下,关注的焦点从人的理性行为转向了人的非理性行为。人的行为和决策可能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包括信息的不完全、未来的不确定性、个人认知和偏见等,这些因素可能导致人的行为偏离理性预期,从而影响市场的运行和经济增长。由于经济学的供需理论和比较优势理论等经济逻辑是基于对经济现象进行深入观察和理解,可以不依赖于具体的数值或量化数据,因此经济逻辑依然可以提供有用的指导。

由于大多数人都属于风险规避型,面对风险具有本能的天然厌恶,因此大多数人的经济逻辑是根本不或很少参与不确定性下的投资。但问题是,确定性下的投资在边际收益递减的作用下必然导致经济周期和收益率曲线变平甚至倒挂,避免的方法是为经济增长注入不确定性,尤其是高风险区域的科技进步所带来的不确定性。

不确定性需要在不经济逻辑、经济非逻辑和不经济非逻辑的驱使下,以寻求科学真相为目标,不断尝试新的和具有挑战性的潜在超额投资收益机会,这正是小部分属于风险偏好型和具有较高风险承受能力的人(如企业家)的价值和使命。由于PEVC的投资成功率太低,因此市场经济就需要更多的中小型企业和民营企业,只有它们的样本数量足够大,才能确保出现幸存者偏差,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并推动投资的边际收益递增和收益率曲线的上倾。

综上所述,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处理好经济逻辑、不经济逻辑、经济非逻辑和不经济非逻辑以及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