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做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 > 我们的作者 > 肖金成

2024肖金成 返回

三纵四横经济带:中国空间经济主骨架

文 / 肖金成 中国国土经济学会理事长

经济带是城市带和产业带的统称,是指沿主要交通干线密集分布大量城市、城镇和产业,形成的经济隆起带。经济带这一概念早在18世纪末随着工业革命的推进以及交通条件的改善就已出现,早期国外区域经济学者赋予其“制造业带”、“生长轴”、“交通经济走廊”等称谓。中国学者对经济带的研究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陆大道(1986)、费洪平(1998)等学者对经济带的相关理论和概念进行了深入研究。

我国已形成若干条纵横全国的经济带,如沿海经济带、沿长江经济带、陇海-兰新经济带和京广-京哈经济带。这4条经济带被称为“开字型”经济带,在“十一五”规划中表述为“两横两纵”。在《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增加了一条“包昆经济带”,成为“两横三纵”。2014年,国务院批准了《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 2015年,临哈铁路建成通车,未来将发展成为从渤海湾经内蒙古到新疆的物流大通道,“三纵四横”空间格局逐步形成。这几条经济带已成为我国承东启西、连南贯北的“经济主骨架”,在其上云集了大量的城市和产业。次一级经济带也有很多条,如京沪经济带、沪昆经济带、沪蓉经济带、京九经济带、(大)同柳(州)经济带、西部陆海新通道经济带、沿边经济带等。

沿海经济带。沿着东部海岸线从辽宁的丹东到广西的防城港,云集了40多座大中城市。沿海经济带是我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连接了辽中南、京津冀、长三角、海峡西岸、粤港澳大湾区、北部湾六大城市群。经济基础雄厚,产业结构比较合理,基础设施完备,国际化程度高,已形成了整体优势,是我国今后参与国际竞争的先导区域以及率先实现现代化目标的示范区域。

沿长江经济带。沿长江干流分布了上海、南京、武汉、重庆等30多座大中城市。将长江三角洲与长江中游、成渝三大城市群连接起来,形成一条以长江为纽带的经济隆起带。产业基础雄厚,建设了一大批我国重要的基础产业和战略性产业基地,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优越的发展条件,是加强我国东中西部经济联系的重要通道。但受区位和政策因素的影响,长江经济带发展不平衡,上中下游经济落差较大,需要采取有力措施加快长江中上游地区经济的发展。

陇海-兰新经济带。从东端的连云港到西端的霍尔果斯,依托陇海-兰新铁路从东向西云集了郑州、西安、兰州、乌鲁木齐等20多座大中城市,贯穿我国东中西部近10个省区,与十几条南北向铁路交汇。将中原、关中、兰西、天山北坡四大城市群连接起来。能源、电力、石化、有色金属、装备制造、轻纺、电子、航天航空等工业较为发达。陇海-兰新沿线虽然开发历史悠久,但经济发展滞后,沿线城市辐射能力有限,城市间横向联系和分工协作还不密切,整体发展程度不及沿海。

京广-京哈经济带。沿京广-京哈铁路从北向南分布了哈尔滨、长春、沈阳、北京、石家庄、郑州、武汉、长沙、广州等40多座大中城市。发达的陆路通道为沿线经济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串联了哈长、辽中南、京津冀、中原、长江中游和粤港澳大湾区六大城市群。原材料工业、装备制造业、农副产品加工业比较发达。农业生产条件良好,是我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随着老工业基地的振兴及新兴工业基地的崛起,该经济带的发展潜力将进一步发挥。

包昆经济带。沿包西铁路、宝成铁路、成渝铁路、内昆铁路分布了包头、鄂尔多斯、榆林、延安、铜川、咸阳、西安、汉中、成都、内江、自贡、宜宾、昭通、曲靖、昆明、玉溪、普洱、景洪等十几座城市。连接了呼包都市圈、关中城市群、成渝城市群、昆明都市圈,并沿昆曼公路与东南亚国家形成一条跨国的经济带。

珠江-西江经济带。珠江由多条河流会合而成,发源于云南和贵州,在广东称为珠江,在广西称为西江。2014年7月8日,国务院正式批复《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规划范围仅包括广东、广西与珠江、西江有关的地市。本次研究范围扩大到云南和贵州有关地州市,从东向西包括深圳、广州、南宁、昆明等特大城市和大城市,一直到中缅交界地区的瑞丽。珠江-西江经济带连接我国东部发达地区与西部欠发达地区,是珠江三角洲地区转型发展的战略腹地,是西南地区重要的出海大通道,在全国区域协调发展和面向东盟开放合作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珠江-西江经济带的发展还能进一步加强与全球尤其是东南亚、南亚国家的互动和合作,扩大国际国内市场,为我国产业转型和升级提供重要支撑。

“渤蒙新经济带”。从渤海经内蒙古到新疆的哈密、克拉玛依到塔城,是横贯中国北部的东西向经济带,连接了秦皇岛、承德、张家口、乌兰察布、呼和浩特、包头、巴彦淖尔、哈密、克拉玛依、塔城等十余座城市。随着临哈铁路、克塔铁路的相继通车,渤蒙新经济带在集聚经济要素、形成东西运输大通道上的作用愈发重要。渤蒙新经济带横亘东中西,跨越河北、内蒙古、新疆三省区,在统筹东中西,构建各具特色、协调联动的区域发展格局中,发挥着承东启西的纽带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

“三纵四横经济带”的发展并不平衡,沿海、沿长江、京广京哈、陇海兰新、珠江西江5条经济带的经济实力相对较强,包昆经济带、渤蒙新经济带的经济实力相对较弱。在经济带内部,发展不平衡问题也比较突出,如沿海经济带总体上比较发达,但其间也有发展比较薄弱的地区,如辽宁沿海的辽西地区、江苏沿海、广东的西南沿海、广西沿海的经济均不是很发达,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沿长江经济带的经济发展水平与流域关系是反梯度的,即长江下游经济发展水平最高,而长江上游经济发展水平在经济带中较低。针对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应进一步发挥长江黄金水道的航运功能,提升沿江地区集聚人口和经济要素的能力。包昆经济带应以交通条件的改善为着力点,积极培育经济带上新的增长点,如榆林、延安、内江、昭通、曲靖等,使这条纵贯西部南北的经济带强化起来。

本期《中国投资》发表的七篇文章,分别对上述经济带的现状和问题进行了介绍和分析,提出了加快发展的思路和对策。在范围、走向、现状、问题方面可圈可点,在思路和对策方面具有针对性和可行性。毋庸置疑,三纵四横经济带已成为我国经济的主骨架,不仅连接了几乎所有的城市群和都市圈,也把大多数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连接起来,可起到承东启西、连南贯北的作用,使经济要素沿交通干线顺畅流动,促进区域协调发展。通过规划和国家政策的支持,进一步聚集经济要素,促进经济带上的城市进一步做大做强,尤其是位于经济带上的县城和城镇,将迎来快速发展的机遇。